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ohuiran | 31st May 2007 | 一般 | (568 Reads)

Apple TV

  再成功的公司也會有很笨的產品。蘋果電腦也不例外。

  今期《Fortune》便拿Apple TV 取笑一番。蘋果這樣有創意也竟然想不到原來它的Apple TV 用來做門阻、凳腳和壽司盤是更適合的。

  Apple TV 的用處是讓電視可看到電腦的東西。但是Apple TV 卻有一中設計不完善之處,文章例舉了幾個,如Apple TV 需接駁高清電視,但一般在網上下載的視訊都不是高清的;Apple TV 雖可上網,卻不能直接在蘋果的網站iTunes 購買電影,等等。

  或許Steve Jobs 真的太忙於iPhone 了,沒時間照顧Apple TV 吧。若你問何某怎樣看Apple TV,雖然何某無緣試用,但相信若果沒有足夠頻寬可以在數分鐘甚至更短時間內下載一套高清電影的話,它的吸引力始終有限。而且它沒有DVD Rom,又不可直接購買電影,即是需要附在一部電腦身上才可使用,那最直接的方法其實可能是買一張有高清輸出的display card。

  文章亦把Apple TV 跟微軟的Zune 做了比較。

  看完這篇文章,只想說,寫得真抵死。


訪問蔡志森

  誰是蔡志森?

  你或許不知他的名字,但若說他是「明光社總幹事」,你便可能「哦!」一聲,然後咬牙切齒一番。

  他接受了壹週刊的訪問。一開始便交帶對他的批評必要以他的回應來總結。記者做得很好,有點伽利略Dialogue 的味道。而明光社在中大學生報事件中自詡的道德審判者角色為人所不屑,把明光社喚做「道德塔利班」、「明肛社」等。

  看這篇訪問,一位前言不對後語、思路不清的明光社總幹事面目便呈現在眼前。何某以為基督徒是最沒資格反對「亂倫」這回事的(明光社是基督教團體),一、「倫」這回事是中國人概念,就是父子、夫婦、兄弟、君臣和朋友這五種關係,基督教是泊來口品,他們是否有「倫」這概念也成疑問;二、基督徒相信聖經,《創世紀》說得很清楚所有人都是來自阿當和夏娃的交合,那他他們如何從兩個人到千萬人?就是兩個生幾個,那幾個有男有女,關係是親兄弟姊妹,然後這幾個親兄弟姊妹再互相交合生下後代,甚至阿當夏娃也可能跟他們的幾個子女交合生後代,即是基督徒就是相信全世界所有人都是亂倫來的,那他們反對甚麼?反對亂倫即是反對他們所信的神,因為神只造兩個人即是叫人亂倫,反亂倫即是反基督教的神(注意,何某這樣說並不是贊成亂倫)。

  東南西北的宋以朗看了訪問急不及待便譯了做英文。他還譯了黎智英在同一期壹週刊的文章。黎文也值得一讀。

  文章題為《香港回歸十年》,一開始便說:「當時我好驚」。驚甚麼?原來他當時聽說解放軍入城,立即便要捉「反動分子」,要捉幾百人甚至上千人。「我想,即使拉二、三十人我也會榜上有名吧。」

  聽到這樣的消息,黎智英也睡不着。當然,我們知道解放軍沒有捉人,黎智英現在仍很好,但回歸這回事當年真的令很多人很擔心惶恐。

  現在回歸已經十年,惶恐是否已經消失?大概應這樣說,對於生命威脅的惶恐是消失了很多,但若果工作性質是敏感的話仍少不免擔心。程翔案是令人擔心的原因。至於其他較軟性的東西如法律和自由等,也不能說毫不擔心,短短十年,中央已不止一次釋法,更想來個霸王硬上弓式的廿三條立法,而政治越來越中國化,越來越人治,普選又遙遙無期。若果香港有普選,那疑慮會減少,因為當選者要對選民負責。

  好了,說了這麼多。快點找本來看看吧。


香港空氣

  有沒有發覺這幾天香港的天空清了很多?在維港竟能清楚看到對面。

  昨天的電視新聞播出了天文台的解釋,原來這幾天香港吹南風,從南面的海吹過來,那些風很乾淨,沒有污染,因此香港這幾天空氣也好一點。

  太好了,曲線證明了空氣污染源頭,雖不是完全,至少是絕大部分來自大陸。這幾天陽光很猛烈,香港也正常運作,自家製的空氣污染跟平時該沒兩樣,但少了大陸吹過來的風空氣便立即好了。

  政府該知道要做點甚麼來改善空氣了。快點做些事吧。



hohuiran | 30th May 2007 | 一般 | (3849 Reads)

  早前說過想試用Ubuntu,早兩天在譚劍兄那裏見到有Wubi 這東西,於是一試。

  Wubi 是Ubuntu 的非官方installer,可謂很神奇,trouble free,download 了那個file 後便一切自動(隨了boot 機外),而且是不動Windows 分毫。即使發覺不想要Ubuntu 也很簡單,只要執行它的uninstall file,眨下眼Ubuntu 便從電腦消失,各位用慣了Windows 的不用擔心。

  雖然安裝簡單,何某在自己的電腦安裝Wubi 時卻遇到了問題,中了「33% 咒」,起因大概因為電腦有一部SATA 硬碟。試了幾次,即使把Ubuntu 安裝在不同硬碟不同partition 也不行(電腦共有1 IDE HD, 1 SATA HD, 共3 partitions),於是膽粗粗嘗試Wubi guide 給的方法,來一個暗渡陳倉,消減了Wubi 原本的virtual drive,另行製作一個,竟然就成功了。破了這33% 咒,還真的很快便安裝好Ubuntu。但要說明一下,可某的電腦用的是all in one 底板,另加了一張sound card,因此該沒甚麼硬體安裝便可直接運行,若是有其他硬體的話可能要多點時間。

  也不是第一次用Linux 系統,很久以前也曾試過,那是Netscape 的年代,何某成功安裝好Linus 然後成功利用Netscape Navigator 上到網,那時用的還是56K (或許只是33.4K 或22,8K?忘了),是要安裝modem 的。那對何某來說已是很大成就,畢竟何某是一丁點programming 也不曉的。試過安裝Linux 後,當然是重投Windows 的懷抱,因為Linux 真的頗複雜。舉個例,在Windows 可執行的檔案只有幾類,就是.com、.exe和.bat,但在Linux 便不是這樣分,不知哪些檔案可行哪些不行,而且Linux 又分了Debian、RedHat、Novell 等幾類(Ubuntu 是屬於Debian 的),還真的頗混亂。

  但Ubuntu 真的幾體貼,預先已有全套你日常所需要的程式,如browser、多媒體播放器等,甚至連文書程式也有:它內置了Open Office。但是一切真的要習慣,因為在Ubuntu 內要找尋檔案不容易,不似Windows 那樣每個drive 也有一個英文字母。還好Ubuntu 是認到其他檔案的,即是說何某的那些mp3 全可以見到。

  Ubuntu 的胃口頗大,一氣佔去了7GB 硬碟空間,且感覺到它對記憶體需求也頗大。何某的電腦雖然計算能力不是很強,但在Windows 還真的很順暢,反是在Ubuntu 內用它內置的程式聽音樂會斷斷續續。後來下載了另一款player 便無問題。還有,Wubi 安裝時是可以選擇系統size 的,那麼即使電腦空間不多亦該可案裝到。但不妨試一下,反正uninstall 是這麼容易。

  但有另一個問題沒辦法解決,就是不懂在Ubuntu 裏打中文。本來是要在Ubuntu 裏打這個post 的,但沒有中文輸入法,唯有轉回用Windows。而且在Ubuntu 亦安裝不到aMsn,看來要用其他Gaim。但Ubuntu 不支援TCL,不知日後會否有甚麼問題。

  安裝了Ubuntu 是頗開心的,且出乎意料地簡單,現在boot 機後會有menu 選擇進Windows 還是Ubuntu。日後還要慢慢熟習Ubuntu。何某download 了AVG,看樣子是成功安裝了的,但Ubuntu 內沒有像Windows 的system tray,不知AVG 是否長駐了在記憶體,頗擔心,但Linux 沒Windows 那樣容易受攻擊,亦有components update,暫時該可放心。



hohuiran | 30th May 2007 | 一般 | (306 Reads)

  昨晚半夜,中央突然說加證券(股票)交易印花稅稅率,一加便是兩倍,從0.1% 加至0.3%。最厲害的是即日執行,即是昨晚公布,今日執行,前後不到十小時。但是信報和蘋果今天仍刊登了報導。

  大陸股市今天開市乖乖下跌。算很俾面了,上證指數一開市便跌了5%。但不到十時,跌幅便收窄至1.5%。真的很有興趣知道今天會高收還是低收。

  香港的股票交易印花稅是0.1%,買賣雙方均要繳付的。

  若果中央這招加稅也不湊效,還有甚麼招數?大陸股民真好嘢,大無畏,跌市便趕緊入場,築起人肉長城。再看看港股,開市跌百多點,之後跌幅也收窄了。今天期指結算,看來恒指不會有大變化。經常聽到sell in May,但港股這個五月卻沒甚麼大跌,更創過新高。仍是看好。

  但零七年,會否股災?現在已沒甚麼人能想像今年會有股災。但這正是股災的特點。即使沒有股災,來個跌市也是好事,特別是在中國。何某亦認為應盡快發展衍生工具,讓大陸股民能在跌市賺錢。現在大陸也有窩輪,但窩輪註定是對散戶不利的,因此該讓他們可做其他像期貨或是沽空之類。



hohuiran | 28th May 2007 | 一般 | (622 Reads)

  當然,第一次,是不能糊裏糊塗的。但吸煙不像吸毒,是可以試的,因此理所當然要試。

  那是在大學。可以告訴大學外的人知道,其實大學生不少是吸煙的。但現在校園要無煙,他們沒吸得那麼過癮了,要找些隱秘地方吸。

  仍然記得,那天坐在大學的一個涼亭裏,那個涼亭有名堂的,名叫「經濟」。坐在何某隔鄰的是另一位也是試吸處女煙的同房,對面是另一煙民同房,我們兩個試第一口的便從那煙民同房手裏每人接過一根煙,銜在口裏,準備點火。

  煙仍未點着已覺得把煙銜在口裏的感覺得奇怪,因為那煙頭立刻把舌頭的口水全吸了去,舌頭變得乾了,這很不自然。然後,fire,點着了煙,慢慢地把空氣從那根煙吸進來。煙進來了,感覺是很嗆,眼淚也好像不出來了。忍着咳,把那煙從口腔裏呼出去,一口氣已全呼出來,因為沒有多少進了肺,太刺激了。而且那根煙是薄荷味的,呼出後仍有一陣強烈的薄荷味留在口腔。再抽多幾口,仍舊沒有把煙全推進肺,不多久這根煙便抽完了。

  結果,這第一根煙便也是何某的最後一煙。

  抽過那第一根煙後,立刻有了不吸煙的理由:唔好味。若果抽煙像吃糖,或是話梅,或是甚麼都好,總之是好味道的話,也還可給自己理由抽煙。但煙根本不好味,抽它幹啥?若真的是好味的話,短幾年命抽煙又如何?

  當然,不抽煙還因為那山積的抽煙對健康有壞影響的證據。有了這些證據,抽煙便變成一種不負責任的行為,沒事當然好,但幾乎可斷定遲早會有事,到時候自己病,要勞煩家人照顧,當然,病的時候互相照顧是很應該的,但當初明明可以不抽煙的呀!

  對禁煙的態度,何某是贊成的,煙民當然該有選擇的自由,但因着煙的特殊性質,你吸煙便又逼着我吸煙,是侵犯了我的自由,若吸煙不會噴煙,我才不理你。但即使吸煙不會噴煙,不用禁,何某還是贊成徵重稅的,本着兩大理由。一,吸煙危害健康,你今日吸煙,他朝你有病,使用公共醫療,那多多少少是那些非煙民在津貼你的醫療,而這跟其他疾病不同:你當初是可以選擇不吸煙的。抽稅可看成是預支日後的醫療費。二,煙貴了,買煙變得「肉赤」,能令煙民少食兩支甚至完全不吸。錢才是戒煙的最大動力(其實是世上99% 事情的動力)。

  聽到了,你是說重稅令私煙猖厥嘛。但是,二十元一包煙和二百元一包煙也是會有私煙問題的,因為不抽稅的話只需十元一包煙。當然,一包煙二百元的話走私集團是更有衝勁走私香煙的,但不論煙是二十元還是二百元一包,政府都是這樣打擊走私的。因此,不妨加稅到二百元甚至五百元一包煙,香港立刻便會少了煙味。



hohuiran | 25th May 2007 | 一般 | (407 Reads)

  又到星期五。

  上兩個星期中央都在星期五收市後出招。上星期三招齊發,再上星期是加大QDII 額度。

  先談談上星期的三招。那三招是:一、加存款準備金率;二、收窄存貸息差;三、擴闊人民幣浮動幅度。

  這三招內最有威力的,何某以為是第三招擴闊人民幣浮動幅度。這一招實質上是加快人民幣升值速度,立即加強了人們對人民幣升值的預期,令人民幣資產,包括股票,的需求更大。因此這三招宣佈後,股市不跌反升。至於加息,現在存款利率低於實質通脹,即是實質利率是負數,除非利率有明顯增加,加息這招還未能收效。但加息同樣會增加人民幣升值壓力,是中央不想見的。錢放在銀行沒息,換轉是你也會投進股票市場了。

  但不斷升的大陸股市卻因為一個人而跌:格林斯潘。但格林斯潘的說話是出了名的模棱兩可的,因此亦有人戲說他說的其實不是大陸股市過熱,而是大陸股市會升多兩千點。

  大陸股市是否過熱?這問題並非毫無爭議,因為是有人認為現在並非過熱的。他們不認為過熱,因此也不認為要降溫,所持的論據主要是兩點,一是股市難得暢旺,無謂推抵它,二是中國公司業績的高增長令現在的高PE 變得合理,因為只要業績公佈了PE 便會拉低。

  第一個論點不該鼓勵,因為升得高跌得痛,若果真的升上了不該到的高位(雖然這高位頗難界定),這高位越高,回落時的代價越重。第二個論據是頗有道理的,但要小心的是高增長是不能永遠持續下去的,一但預期形成而實際遠不到的話,那預期越高便越要付高代價。

  經過上星期的三招後,中央還可出甚麼招?已有高人指出,政府可從監管着手,揭露和懲罰一些不老實的公司。這一着很好,一來可以真的懲罰那些公司,二來是好好的教育一下內地的股民,買股票是應該認識所買的那間公司,不是盲目跟風。

  股票市場內人人的目的也是搵錢,散戶如是,機構投資者如是,上市公司亦如是。因此市旺的時候是特別多供股配股活動的。大陸的公司甚且可能人為重手粉飾盤數。最近大陸的《證券市場週刊》便報導了光明乳業子公司的一些神奇數字,那些數字甚可疑,可惜的是週刊只打了個大問號,沒有嗌foul。當然,判foul 的該是中證監,但他們好像很少活動,甚至是隱了形。令中證監更緊密監察各上市公司是很重要的。

  另一樣還未做好的是期貨和衍生工具市場。現在中國股市只可做好不可做淡,當然很難跌了。亦有意見認為期貨市場會令股市更波動,但其實有了它股市應更穩定,因為像摩擦力一樣,它是against motion 的。

  又一個星期五,又一次期待中央出招。



hohuiran | 25th May 2007 | 一般 | (437 Reads)

  三小時的戲,對腰骨和膀胱都是考驗。

  而且戲名也特別難唸,何某不知怎的總以為它叫做「決戰魔盜王」。

  完了這隻,加勒比海盜這一系列大概也已完了。何某看了第二第三集,沒看第一集,不知是否這個原因令何某不太掌握得到人物之間的關係。太複雜了。而且一時這個世界,一時那個世界,感得有點亂。

  感覺上是第二集較好看的,尊尼特普的獨腳戲較多。這一集尊尼特普很遲才出場,一出場便在一個全白的世界,然後那裏的石頭原來是蟹。女海神Calypso 原來也是蟹。

  周潤發很早便出場,一來第一句對白便是「Welcome to Singapore!」。聽聞新加坡好像真的不太喜歡這句對白。而他的名字叫做「嘯風」,不是張保仔。但發哥去到電影大約一半便死掉,臨死前把船長之位交給Elizabeth。

  飾Elizabeth 的Keira Knightley 也算交足功課了,女孩子又打又殺。反之Will Turner 便顯得平平,不突出,太概是角色使然。反倒那個奸角Beckett 很不錯。何某一見他便想起Pride and Prejudice (電影,也是Keira Knightley,她也是叫Elizabeth)內他傭演的Collins。

  看完後仍搞不清楚為甚麼東印度公司會牽涉在內。或許這是第一集交待的吧。

  還有一樣不喜歡的就是他們也是要尋求不死。鬼船長故之然是不死,Jack Sparrow 死過後又被救回了人間,電影終結時也是去一個名為Florida 的地方找永生之泉。Will Turner 當了Black Pearl 的船長,也是不死,他的死鬼父親又可以繼續跟他一起留在船上。對「不死」、「永生」之類何某是覺得反感的。還好電影的訊息不是說有甚麼不死之水之類,只是用這作為橋段來把活人和死人連接起來,否則定要捱何某罵。

  電腦特技,較喜歡蜘蛛俠3,雖然高潮所在漩渦裏的船鬥拍得真的不賴,很想知是怎樣拍成的,但還是蜘蛛俠較討人喜歡。



hohuiran | 24th May 2007 | 一般 | (458 Reads)

  今天做了一件很久沒做的事--寫字,毛筆字。

  趁着今天是佛誕,也寫寫心經,雖然何某不是佛教徒。

  很久沒寫毛筆字了,還好技術沒有太大退步,只是字仍是寫得不好。何某沒這方面的天份。間中也會用原子筆抄抄唐詩宋詞的,以免手生疏要寫的時候寫不出來。

  要寫好一個字,最重要的是字的結構。字的結構好,不論是毛筆硬筆還是楷隸行草也就好。何某就是把握不好字的結構。最重要是多看多寫,但哪來閒情?因此何某常說古人寫得好毛筆字現代人寫不好是應該的,因為現代人已不用毛筆。而寫字最難的境界是意在筆先,能在下筆前已看到每一筆怎樣走。這,真的要累積多年功力才行。

  多年前曾學過書法,半途而廢,練的主要是楷書。亦覺得楷書最適合自己寫,因為人較木獨呆板,欠缺寫行書的靈氣和草書的疾勁。現代人即使學書法也很少學楷書了,沒有那份耐性慢慢逐筆逐劃寫出來。誠可惜也,因為自從楷書成形後,之後的行書和草書皆脫胎自楷書,法其結構。當年的書法老師更說不學楷書是學不好行草的。至理明言。

  獻醜把所寫的字放在這裏。也不用品評了,反正都會是劣評,這個何某倒是有自知之明的。

  另外一提,本月二十六日至二十八日在香港大會堂高座七樓展覽館有書法展,何某以為是頗值得一看的。放心,裏面沒有何某的作品,但有其他佳品。有興趣的不妨參觀一下。



hohuiran | 23rd May 2007 | 一般 | (516 Reads)

  何某大鄉里出城,還是頭一遭參觀港交所。

  港交所其實有一展覽廳,開放給公眾的,不用預先登記,只要在開放時間即場買票便可,票價成人二十元,小童或學生十元,港元結算。

  展覽廳有全幅玻璃牆可窺見交易大堂的情況。若說起交易大堂,可能閃入腦海的印象是那些穿着印有大大隻數目字背心的出市代表很肉緊地,或做手勢或大聲叫喝,務要令大堂另一端的人可知道他想怎樣。

  事過境遷,現在的交易大堂,即使何某參觀時是開市時段,可見有不少空位置,更可見一些出市代表很悠閒地歎報紙。畢竟現在的交易樞紐已轉移至銀行或證券行內,出市代表在交易所的實際作用便變得不重要了。


  亦去了尖沙咀新商務。星光行的那間商務已結業,搬往美麗華酒店(注意是酒店,不是商場)二樓,地方好像小了點,但其實亦很大,裝修較新潮,有點Page One feel,有一些書櫃是中空可看過對面的。

  奇怪的是星光行沒有因為結業而減價,美麗華沒有因為開業而減價。結果,何某只花了四元二角,一兌一的價錢,買了本《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相信何某,價錢是4.2 而不是4.5 或4.0 定是有原因的,說不定暗示了中央今年只會讓上證指數升至4200 點。

  話說回來,港幣兌人民幣一天天貶值,商務肯用4.2 港元賣價值4.2 人民幣的書給你,都算係唔話得。


  說說閒話。

  看e-Zone 讀到一篇新聞,說Norton Antivirus 將有問題的防毒軟件更新檔傳送了給大陸安裝了簡體Windows XP 的電腦,估計數量達到數百萬部,這個更新檔誤將簡體Windows 內的兩個系統檔案看成是病毒,瀟洒刪去,結果那些電腦關機後便再開不到機。

  事發後Norton 已立即發布緊急更新檔,但那些電腦都開不到機,如何上網更新?

  Norton 做了多年防毒軟件的一哥,何某以前也是用它的,但它所佔的資源實在太多了,且以前好像安裝了以後便不能完整剷除。

  現在何某用的是NOD 32。很滿意,每天更新,佔用資源少,完全不覺它在運行,但防毒效果很好,何某戴着它縱橫網海所有咸網(包括中大學生會網頁)塔利班法輪功伊朗敍利亞伊斯蘭基督教BTmp3隨便看隨便download 也沒中毒,哈哈哈。

  當然也避過了這次無妄之災。


  今期壹週刊梁美芬的訪問,五粒星(五粒星為滿分)。

  她是中大校友,在中大時當過學生報的副總編輯。這次的中大學生報情色事件,她是站在學生那一邊的。

  看這些訪問,真的很能振奮人心。成功,還是要要靠努力。

  不知中大法學院開學後她會否轉往中大?


  最近香港的最熱門新聞是甚麼?中大學生會和馬力和中央三招都已成明日黃花,剛有消防員和護士殉職,還有政府決不給皇后碼頭法定古蹟地位。

  但有誰知道黎巴嫩又有戰事

  被以色列猛火強攻未及一歲,黎巴嫩人又要再承受戰火。

  可憐的黎巴嫩,它的首都貝魯特曾有小巴黎之稱,以前跟法國同事談起,他們便會稱讚它是個漂亮城市。應該要知道其實現在的世界是很不和平的。特別在中東和非洲。



hohuiran | 22nd May 2007 | 一般 | (529 Reads)

  在《Fortune》讀到微軟在軟件專利的戰事,或者可說是侵略。

  這次目標主要是一些免費的開放原碼軟件,其中的最大目標是Linux。微軟說這些軟件共侵犯了235 個專利,其中Linux 的kernel 佔了42 個,它的GUI(Graphical User Interfaces)佔了65 個,另外Open Office 佔了45 個。

  據文章所說,數十年前的軟件是靠商業秘密和知識產權來保護的,申請不到專利,因為軟件就像數學,你不能將數學專利化,每次有人用便收錢。這個「軟件是數學」的信念仍是免費軟件陣營所相信的。

  但到了上世紀九十年代情形有了變化,因法庭而變化,當時法庭暗示軟件也可申請專利,於是軟件公司,當然包括微軟這軟件巨人,便大量申請專利。

  這內裏牽涉到一些兩個陣營內的專利條文的問題,特別是免費軟件陣營的license。無意深入了解那些條文,只想表達一下何某對微軟這種手法的不齒。

  當年讀一些管理課程,提到微軟,說的是它生產劣質產品卻能在市場上佔絕對份額。事實上微軟的產品的確是劣,直到Windows XP 才可說是合格,其他如Office 和XP 之前的Windows 可謂全是垃圾,何某便經常因為Office 在Windows 上clash 而氣結。

  於是,可能的話,何某也會選微軟的alternative。

  放棄IE,轉用FireFox。FireFox 真的很好用,可以找到非常多的extension 加強它的功能,而最得何某歡心的是它的tab browsing,縱使IE7 也已有了tab browsing,用起來還是FireFox 的好用。

  當然還要放棄Microsoft Office 而用Open Office。Open Office 又是很好的軟件,跟Microsoft Office 的兼容度也很好,且內置支援pdf 和odf,用起來也較穩定,不用像Microsoft Office 那樣每五秒執行一次Application Recovery。

  當年也試過用Linux,但太多手動設定了,還是得用Windows。在《Wired》知道有一個免費OS,名叫Ubuntu。不知怎的有個這麼怪的名字。Ubuntu 其實是Linux,但該會較易用吧?何某已決定了下次換機轉裝Ubuntu,但在Ubuntu 的網頁找不到關於硬件設定的說明,大概用隨硬件附上的Linux driver 便沒問題吧。若有人試過這Ubuntu 不妨告訴何某它用起來如何。

  微軟始終是軟件公司,不是互聯網公司,思想較諸Google 落後了一百個世紀。為甚麼微軟要積極說那些免費軟件侵犯了它的專利?很簡單,四個字:股東利益。早前新聞說Windows Vista 一百天賣了四千萬套。不知這四千萬套如何算出來,大概有不少是跟其他電腦公司簽的合約,並未真正付運,而真正零售的或許不太多。Vista 滯銷彷彿已是人人皆知的事實。實在突然花二千多元升級至Vista 好像不太需要,加上微軟之前的壞口碑,不少人選擇先觀察一段日子。但微軟已出了絕招:對Windows XP 的支援,Home 版本在本年底便會終止,因為不怕你不換,因為你遲早總會換的。

  其實微軟現在已面臨腹背受敵的境地。下一波的軟件毋須安裝在電腦,而是利用browser 直接運行,文件就儲存在網上,Google 是先行者,收購了Writely,現在已推出了Google Docs & Spreadsheets。有朝一日,電腦連OS 也不需要,只要能駁上互聯網就行。而且免費軟件是打不死的。何某彷彿已看到了微軟的大限。祝它好運吧。



hohuiran | 21st May 2007 | 一般 | (328 Reads)

  上一篇談科學,又想再談多點。

  物理學有「科學之皇」稱謂,他的老婆「科學之后」就是數學。兩者關係很密切,物理學需要數學,數學也有來自物理的,它們的關係好到若果全世界的夫妻都好似物理同數學這麼好的話便不會有夫妻衝突。

  但科學也有很多學科呀,怎麼偏偏物理是皇?

  先來說說物理學對世界的影響。不用多說,單是「電」這東西已足夠見到物理學對世界影響之巨。相比之下,數學對世界的影響可能沒那麼明顯,但這世上每件製造出來的東西也免不了要計數,較精密的東西,如現在你們正在使用的電腦,物理學家在研發這些東西時(這可歸入工程學範圍,但一些更基本的如材質的特性等便是物理學範籌了)便要用上複雜得多的數學。

  再看看物理和數學對其他學科的影響。所有學科也要用上數學,因此集中學學物理學對其他科學的影響。

  剛才說過物理學已經對世界產生了重大影響。現在讓何某預測,未來帶來巨變的會是生物或生命科學。這學科研究物質跟人體的互動(在物理學家眼中,「人」只是一個物件,知道他的重心便可知他的運動軌跡...),且越來越出神入化。這門學科的一大里程碑是DNA 結構的發現。首先提出DNA 的結構是雙螺旋double helix 的是Francis Crick 和James Watson。他們憑這成就獲得了諾貝爾。先看看這幅圖:

  這是甚麼?這就是DNA。甚麼?這是DNA?

  不錯。這幅圖是利用一種名為X-Ray Diffraction 的方法拍下來的,簡單點說就是用X 光射向物質,那些X 光會集中、分散,形成給出這種圖。拍下這幅圖的是Rosalind Franklin,但解說這幅圖給出DNA 結構的就是Crick 和Watson。要從那幅X Ray Diffraction 的圖推出DNA 的結構必定要是物理學家無疑。(順便提一下,Crick 是死硬派無神論者。)

  而生物學的研究也離不開用到一些從基本物理發展出來的東西,簡單如顯微鏡,巨型如磁力共振MRI,亦多得物理學當初的發現和發展。

  當然亦要提一下Ernest Rutherford。此君是第一個提出粒子原來不是一個提子包,而是有一個原子核,外面有電子,原子核佔據了大部分的質量,而整個原子絕大部分是空間,甚麼東西都沒有。他得的是化學獎,但他卻不會說自己是化學家而是物理學家。

  記得當年,中學的物理堂,老師開玩笑地說「化學只看表面,只看電子,物理學深入多了,還要看內原子核」。當然,化學也看原子核,因為內裏質子的數目決定了那原子是哪種原素,但可說只此而已,而物理學要看質子、中子,再把他們拆細看,看到夸克。

  好了,已說了那麼多。物理學複雜嗎?很複雜。物理學很遙遠嗎?不。我們全被物理包圍着。又是那一句,即使讀不來,也可多留意一下它的發展,很有趣的。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