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ohuiran | 28th Feb 2007 | 一般 | (337 Reads)

  財政司司長唐英年今天宣讀財政預算案。預算案派糖,於是股市跌個五百跌(準確點是496點)來贈。

  當然,股市跌跟財政預算案沒關係的。累積了很久的下跌力量一次過釋放出來罷了,跌完還是要升的。

  政府要派糖,我們這些納稅的當然歡迎。來年稅階會作調整...好像調整完後仍要交稅。還有一次過的退稅。反正政府有盈餘,沒所謂了。

  說起盈餘,今年盈餘五百多億,即是等於李兆基一人兩年所賺。但這盈餘好像仍在國際建議的水平之下,因此亦有評論說政府減稅的空間不大。這五百多億盈餘較去年的預算差十倍,足足一個order of magnitude,也是一向政府前瞻能力的反映。

  而在選特首前派糖,當然是要令曾蔭權民調好睇一點了。傻子也不會現在來推出一些不討好的政策。

  預算案內仍聽到「稅基狹窄」這調子。何某始終不贊成銷售稅,擾民。且現在沒有銷售稅政府也有盈餘,開徵銷售稅幹啥?

  股市跌了五百點,加上昨天是上八百多點了。今天跌496 點,成交八百多億,大得驚人。但是再驚人也不及上海。上海股市的市值較香港小多了,成交卻比香港多,何解?何某以為有兩個原因。一、內地股民熱心炒股。二、資金流動管制。在香港,資金可自由進出,上海仍有管制,因此資金唯有留在上海,炒炒炒,升固然多人買,跌更多人入市。上海股市不少股票跌停板。跟香港不同,內地股票單日漲跌幅度限於10%,一到界限便停牌。可以想像若果沒有這停牌機制的話指數可能跌更多。

  而在股市市底已轉弱。若果這幾天有福氣只是做旁觀者,恭喜你,若果能乘勢賺一筆更是喜上加喜。若果想撈底的話何某勸你忍一忍手,縱使9RSI 已進入超賣區,但超賣完可以再超賣,且今天跌市有一裂口,會是一阻力。不妨等藍籌公布業績後再觀望多一會吧。



hohuiran | 28th Feb 2007 | 一般 | (350 Reads)

在陰影下
  梁家傑推出了新的廣告,沒有了令人記不住的口號,沒有了長篇大論。換來的是一句「唔係打工咁簡單」。

  「唔係打工咁簡單!」較諸「誰想去贏一場沒有對手的競賽?」這個差點長過千字文的口號是優勝多了。但是很無奈,全香港人都說得出這一句「唔係打工咁簡單!」是脫胎自曾蔭權那句「我會做好呢份工」。縱使是作出了定點攻擊,針對着曾蔭權那一句想出來,但無論如何始終帶着曾蔭權的影子。還有就是,「唔係打工咁簡單!」這句不大可以stand alone,沒有曾蔭權之前把「當特首」說成是「一份工」的話,梁家傑那句聽起來會令人有點一明所以。

  還好,梁家傑有另一句「有得揀,你至係老闆!」同樣是感嘆號放在最後。有得揀,當然是指有兩個特首候選人而言。這亦是梁家傑參選的一向重點:沒有普選。「有得揀」,表示有多過一個候選人,亦表示每人手中有一票。

  「你至係老闆!」,唉,又是出自曾蔭權哪句「我會做好呢份工」。曾蔭權是打工,老闆便是香港人了。是梁家傑口中的願景:有朝一日普選。但這一日未真有普選,一日曾蔭權也只是為阿爺打工。

  梁家傑來一招「神龍擺尾」,很可惜,他擺的這條龍龍頭卻是曾蔭權,曾的一句衍生出梁的兩句。梁家傑始終是在曾蔭權的陰影下。

  除了那兩句口號,還有一個標誌,上有「CE角力」字樣。CE 乃是Chief Executive,特首是也。圓圈配上了梁家傑的人頭。「角力」二字是說梁家傑跟曾蔭權實力旗鼓相當,本意不壞。但老實說,「角力」這二字不該用作候選人的標誌,因「角力」二字配的只有一個人頭,那他跟誰角力?當然,他的意思是要跟曾蔭權角力,大家也明白,但是單從標誌的角度看便不算成功。

周而復始
  曾蔭權有一個已推出了一斷時間的「思考圈」。好像針對不同問題有不同的思老圈。曾蔭權的中文字並非特別美觀,何不乾脆用電腦打字便算?看不算美觀的手寫字是很吃力的。

  這個思考圈內提出的東西何某並不以為然。看看他這樣寫:「時代不同了,香港要與全球一線都市比拼,除了...件,還要有...件」(...為形容詞,從略)。那要甚麼件?「優質環境」、「木土特色的城市風貌」和「人文環境」等。「人文環境」不知指甚麼,但香港沒有甚麼東西是關於人文的。至於「優質環境」和「城市風貌」,這些不都是件嗎?

  對這個「思考圈」,何某感覺有一點恐怖。為甚麼?因為這是一個圈,是沒有完結的,面對問題,兜一個大圈,結果回到最開始,重新來過,周而復始,永無解決,不是很恐怖嗎?已有前科,西九討論了那麼久,結果推倒重來,銷售稅也是明知要被推倒的也要推出,推出推倒,推倒再推出。難道這是曾蔭權的管治模式?關於普選會否也來個諮詢推翻再諮詢再推翻?政府好像已在耍這把戲。

 

  明天會是香港歷史性的一日,因為港史上第一次的特首候選人答問大會在明天舉行。這是很令人鼓舞的,至少感覺像向普選又邁前了一步。這次的答問答大會形式,是特首候選人面對選委,由選委提問,候選人作答,但是候選人不得互問問題。公眾不得參與這次問答大會,但是可經網站提交問題。把公眾拒諸門外誠意是不足的了,但是稍後時間還會有另一個容許公眾參加的論壇。寫這文章的時候仍有半天可提交問題在明天的答問大會抽籤。

  縱使誠意不足,但是這場「戲」是在公眾的目光下舉行的,會否有另一次民主派選委舉手逾一小時而不被理睬的情形出現?梁國雄會否到場?會否乖乖發問(答案是:不會)?明天自有分曉。



hohuiran | 27th Feb 2007 | 一般 | (306 Reads)

  若果你覺得在銀包或口袋裏掏現金付款然後等找續是很麻煩的事,那麼在可見將來這麻煩會大大減少,因為現代社會正向「無現金」方向發展。

  這發展的主角,不是八達通,是手機。

  八達通的確是偉大發明。快,準,輕便。但是它主要是負責零錢的交付,如車費或在便利店買點東西。它的限額是一千元。到LV 買手袋便用不着了。

  但是,手機結合銀包這一科技已在快速發展中。

  為甚麼是手機?它普及,且連接了網絡,還有就是它有輸入功能。因此,有一天,你到店舖購物,再不是把手袋放在senser 上面打圈讓它感應八達通,而是把手機在感應器前一揚,便已完成交易。

  已有地區在使用這技術。說到關於手機的,先行者當然有日本份兒。NTT DoCoMo 旗下已有公司提供手機錢包服務,配合NTT DoCoMo 的錢包手機使用,目前有二千三百萬用戶。另有由鐵路公司提供的類似服務。

  這手機銀包付錢,可能是用機主的信用額付款,或是像八達通般先把錢存進手機內。由於手機本身有數字文字輸入,因此在大額交易時可像EPS 般先鍵入密碼確認。經常遺失手機的你也不用擔心,因為若手機不見了可以遙距取消停用那部手機。

  信用咭公司當然要在這市場內分上一杯羹。但這便要跟電訊供應商合作了。或許有一天會看到信用咭公司和電訊商的合併收購。

  新力也佔了一角色,因為現在日本所用的手機錢包晶片是新力開發的。它正研究這晶片是否可放進遊戲機內,當遊戲機接上互聯網,便可讓玩家購買遊戲或音樂等等的東西。

  手機錢包這東西真的錢途一片光明。看看八達通等的高流通量便知這種付款方式多受歡迎。這種非接觸式付款方式省了人力物力,因此可能以後商家距收現金,或是現金交易要收手續費。這情形已出現,在香港,一些小商舖會拒收零錢,因為把零錢存進銀行,銀行要收手續費。

  電子的東西都會涉及私隱問題,因為每一個交易也被紀錄。這,反倒是電訊供應商和銀行或信用咭公司的保安問題了。像信用咭,也是紀錄了每個交易的,除非信用咭公司把這些資料外涉,否則應可相信是安全的。

  資訊科技經過幾十年發展,現在的方向是真正皇者原來是手機。它輕便,功能強大,且接上了網絡,大有取代電腦之勢,現在連信用咭也要取而代之了。

  以為現金會有甚麼用途?或許有朝一日連賣旗也有手機sensor 的時候,現金便只剩下封利是這用途了。



hohuiran | 26th Feb 2007 | 一般 | (410 Reads)

  找來《冧歌有情人》的兩段MV。看電影時已覺得Pop! Goes My Heart 的MV 拍得真的很有八十年代feel,Hugh Grant 又真的後生了幾十年,很好玩。 


  另一首是冧歌,名為Way Back Into Love,那把女聲應該不是Drew Barrymore 的,男聲是Hugh Grant 該無疑問。找了個有歌詞的版本,那可是電影裏很注重的。



hohuiran | 25th Feb 2007 | 一般 | (1167 Reads)

  Steve Jobs 轉行搞音樂?

  非也,非也。他說的是音樂零售事業,亦即是有關iPod 和iTunes 的事情。也慣了,把流行音樂霸道地等同於音樂。

  或許是因為過年吧,Steve Jobs 這篇文章沒引起香港bloggers 太大的討論。又或許iTunes 沒有香港流行曲,變得跟香港人沒甚麼關係,於是乎也變得不太關心。

  Steve Jobs 這篇《Thoughs on Music》在蘋果電腦網站的首頁便可見到link。

  說是關於music,但骨子裏也是跟經濟有關的,因為它說的是DRM,Digital Rights Management。話說現在買一部iPod,它能播那些沒有DRM 保護的音樂檔,即是那些用家自行將cd 音樂軌轉成數碼檔案的那些,又或是經BT 之類從網上下載--業界稱之為盜竊--的音樂檔。除了這些沒保護的音樂檔之外,iPod 還可播放經蘋果電腦的音樂銷售網站iTunes 所購買的音樂檔。這些在iTunes 購買的音樂是被保護了的,只可在iPod 播放,其他牌子的播放機是播不到的。同樣地,經其他網站,如微軟的Zune 所購買的受保護的音樂檔也不可在iPod 播放。

  有見及此,Steve Jobs 便提議應該放棄這DRM,讓付錢的買家可利用他們喜歡的播放機聽他們購買的音樂。

  但放棄DRM 這回事不是Steve Jobs 說了算。DRM 這玩意是那些唱片公司弄出來的,為的是要防止翻版,不讓人無限量地複製。現在iPod 也有分享功能,但只可作有限量的分享(即是複製)次數。

  Steve Jobs 列舉了一些數據,說明這樣的保護方法是作用不大的。直至零六年底,蘋果已賣出九千萬部iPod,二十億首歌,即是平均每部iPod 裝載了22 首經iTunes 購買的音樂。但是每部iPod 可載上千首歌,即是那22 首只佔了容量的3%。那麼用戶只否只用iPod 的3% 容量?市場研究數據說不是。平均來看每部iPod 也幾乎是滿載了的,那即是有97% 的音樂不是來自iTunes 的了。那麼這97% 音樂來自哪兒?就是剛才所說自己從cd 轉成數碼的,和從網上下載的--兩種方法也沒有DRM 保護。即是說這保護只有3% 功效。

  既然這DRM 沒大效用,怎麼不直接廢了它?說到這兒,Steve Jobs 也低頭承認,他們對網上的分享下載是無能為力的,盜版殺之不盡。他亦高舉消費者的旗幟,因為這是把消費者從綑綁銷售裏釋放出來,在iTunes 買的音樂可在Zune 播放,買了iPod 也不一定要在iTunes 買歌。這對消費者當然是好事。

  對音樂公司也不是大損失,因為有DRM 保護的音樂一年才二十億首不到,但是錄在cd 賣的卻超過二百億,着眼於那區區二十億幫不了大事。

  我們也可看看蘋果從廢除DRM 所可得的潛在利益。根據《經濟學人》的說法,若果消費者能自由選擇播放器,那他們會gravitate 到那些最好的,也即是iPod。還記得安裝Zune 的程式令Windows 死機嗎?Steve Jobs 提出這個建議,實際上是要把Zune 的市場份額也要搶過來。亦即是說他有絕對有信心iPod 較Zune 優勝,若果任由消費者來選,他們是會選iPod 的。

  有這樣的想法也不是沒有原因。DRM 既已有了這麼久,為甚麼Steve Jobs 不早點提出來?偏要在Zune 推出後才提出這想法?微軟也實在太不爭氣。何某嘗試在iTunes 和Zune 的網站搜尋李雲迪和Horowitz 這兩個鋼琴家的音樂,Zune 兩個都沒有,iTunes 卻有很多音樂選擇。論實力iPod 要勝微軟幾條街。

  若果DRM 能廢除,消費者是當然得益者。因為能吸引更多播放器製造商加入戰團創新產品。當然,現在蘋果也可把它所使用的DRM --名為FairPlay --license 給其他廠商,但這卻引起保密的問題,不好管理。沒有DRM,網上銷售音樂也可更好地發展。

  當然,愛聽廣東流行曲的你便沒你的好處。香港沒有音樂銷售網站。其實有沒有也沒所謂,那些讀書不成五音不全靠着幾分姿色成為所謂歌手所唱的那些所謂歌,不聽也罷。

  這DRM 制度已在歐洲引起關注。或許不久將來真的會被廢除或禁止。Zune 會否從此消失?上網買音樂會否成主流?值得關注。



hohuiran | 21st Feb 2007 | 一般 | (2950 Reads)

  這是國泰的賀年廣告:

 

   那是一間屋,門側有一對聯,上書「家肥屋潤 國泰民安」。下聯有以「國泰」這名字入聯。

  但是這副對聯犯了很嚴重的一個問題:上下聯調轉了。

  對聯,從來是上聯在右,下聯在左的。

  你可能會問:對聯反正是對稱的,那句左那句右不是一樣的嗎?

  何某也曾有過這疑惑,但是是有一很簡單的規則辨別上下聯的。這規則關乎平仄。規則是:上聯最後一個字是仄聲,下聯最後一個字是平聲。在廣告裏的這副對聯,最後的兩個字是「潤」和「安」,「潤」是仄聲,定是上聯,「安」是平聲,定是下聯。

  講廣東話的有着數,因為只要跟平時所說的聲調便可知是平是仄,很準確的,只有少數例外。說普通話的便沒此福氣了。

  「平仄」是甚麼?簡單地說「不是平便是仄」,因此我們只要找出平聲便可,其餘的也是仄聲。

  在廣東話裏,有兩個平聲,「陰平」和「陽平」。陰平是較高音的:「春天花開」、「烏鴉相呼」、「江心孤舟」這十二個字都是陰平聲,聲調是較高的。跟陽平聲作比較便可知:「和平繁榮」、「閑來無聊」、「斜陽微紅」這十二個字全是陽平聲,是較低音的。(以上所引字串出自何文匯《粵音平仄入門》)

  像廣告內的對聯那樣放,除了平仄這規則不符外,意境也沒有了。中國人說了幾千年「齊家治國」,是從較小的家到較大的國的。因此,上聯是要先說自家「家肥屋潤」,之後才到國家「國泰民安」。因此那副有名的「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 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也是先說自己讀書,才到關心國事。

  講開對聯,何某以為是中國文字遊戲的極致,且只有中文這樣的方塊字才可創作出這種遊戲,它要求上下聯字數相同,相對位置的詞性一樣,但是平仄卻要相反。有時讀到一些絕妙好聯真的能樂上半天。而對聯這形式也化在詩詞裏成為對偶句,像這句「無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識燕歸來」便夠想出這對句的晏殊後世留名了。

  亦有一些令人叫絕的對聯,如這句「國之將亡必有 老而不死是為」。怎麼這副對聯這麼毒?看看上下聯的最後一字「有」、「為」。不錯,這副對聯是康有為的仇人給他撰的壽聯。平仄未必完全正確,但確是巧思。

  亦有合醫生用的:「但願人皆健 何妨我獨貧」。當然,要衣食無憂才好把這聯掛出來,否則一語成讖便不好了。



hohuiran | 20th Feb 2007 | 一般, 樵於書林 | (1481 Reads)

    「寸進」式地閱讀《1984》(其實原名是《Nineteen Eighty-four》,不是數目字),趁着新年假期在家,一鼓作氣把剩餘的看完了。前後竟讀了好幾個月。剛好趕得及三月四日去看它的話劇。

  一邊讀一邊佩服George Orwell 的想像力。之前讀《動物農莊》(林行止稱為《萬牲園》)已見識過,特別是它的結尾,一流。現在這本《1984》也令何某佩服,佩服他對共產極權的鞭撻,佩服他所創造的Newspeak,佩服他所描述的恐佈世界。

  1984,沒甚麼特別的一年。故事的主人翁名為Winston Smith。叫做Winston,不知跟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 是否有關係。

  說這一年沒甚麼特別,是因為這一年是否1984 年也無人可以肯定。這時的世界天下三分,分為Oceania、Eurasia 和Eastasia。其中Oceania 地域包括了英國、美國、澳洲和部分非洲,Winston 就是生活在Oceania。這一年的這個地方,每個人也是生活在黨的掌控之下,做甚麼工作由黨決定,得多少物資由黨決定,人民的一舉一動亦無時無刻被黨監視着。那監視的器材名為telescreen,本身像一部電視,能播影像和音樂,同時又是一個攝錄機和咪高峰,能看到聽到人看的動靜。即使回到家亦有一部telescreen,只有回到房才算是較為遠離黨的監視,但是聲音是照收的。

  小孩子從小就被灌輸「黨是自有永有」的思想,且被教導要愛「大佬」(Big Brother),更被鼓勵要舉報「思想犯罪」(thoughtcrime),即使父母也不放過。人們之間沒有感情,小孩要舉報父母的可疑舉動,夫妻的結合是依照黨的指示,房事也是「盡黨職」。

  計劃經濟帶來的當然是百年短缺了。儘管telescreen 每天也在說這樣那樣照標生產,但是任何時候也總會有某些東西嚴重短缺。造成經濟問題的也是因為資源用不得其法。像Winston,在黨內機關「真相署」(Ministry of Truth)做事,職責是要修改歷史。

  無錯,歷史是秒秒鐘也在被修改。那是因為黨永遠是對的。而歷史只存在於文檔和人們記憶之中,而人的記憶是不可靠的,於是不斷的修改歷史便可證明人們的記憶是錯了。黨永遠是對的。

  即使是文字也要用新的,名為「newspeak」。在這newspeak 裏,每個字的意思被嚴僅的規限了,一些涉及抽象意思的字被完全修改,只留下一些黨認為有用的字,目的就是讓人民沒有足夠的字去表遠意思,便造反無從了。

  Winston 既為主人翁,當然要有不平凡的經歷了。他是有自覺的,就是覺得這樣的一個世界有問題。他記得在黨之前是有一個不同的世界的。後來他遇上Julia,兩個人發生了感情,更一起加入反黨陣團內。但是,那個反黨集團原來就是黨的安排,結果他們雙雙被抓,捸進「愛心署」(Ministry of Love)內進行黨的「愛心改造」。極權國家能有甚麼改造?勞改是較低層次的了,在愛心署內,要受盡各種極刑,很多時也是被殺掉。Winston 進了愛心署凡七年之久,其間受盡各種的武力對待--說是虐待更為貼切。而最後更被送進了101 號房--愛心署內人人聞風色變的房。進裏面的人要面對他們所最恐懼的東西。Winston 最死懼的東西是甚麼?網友不妨找本書來讀。何某敢說George Orwell 定是想了很久才想出這個令人毛管戙的東西。

  故事結尾也很戲劇化。Winston 沒死掉,而黨對他進行的再教育很有效:He love big brother。

  Georgoe Orwell 描述的這個1984 年的世界真的很精彩,因為那些極權國家就是這樣的。像個人崇拜。在Oceania 內,到處貼滿「大佬」Big Brother 的海報,海報底部寫着Big Brother is watchin you。這一句在提醒你黨無時無刻在監視着你。看看那些極權國家,真的是隨處可見領袖的人頭。伊拉克當年便到處可見撒達姆。幾十年前在中國也是無處不見毛澤東。再如口號。Oceania 內黨的口號:「WAR IS PEACE」、「FREEDOM IS SLAVERY」、「IGNORANCE IS STRENGTH」。身為中國人對這些當然不陌生,甚麼「爹親娘親不及毛主席親」、「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之類。

  另外,telescreen 這玩意某程度上也很準確預言了當今之世。書裏有telescreen,現在我們都有無處不在的CCTV,只差CCTV 不是電視,看不到畫面收不到音罷了。當然,telescreen 和CCTV 之間也是有分別的,因為CCTV 並不是全部也有人秒秒鐘在看着,很多時也是有需要才會回帶再看。

  生活在1984 這樣一個世界真的很恐佈,人沒有丁點兒自由。最恐佈的是人與人之間是完全冷漠。像有一幕,Winston 跟幾個囚犯共處一室,其中一犯被打,其他人沒人幫手,甚至是同情的目光也沒有。因此這本書也是要提醒全世界要防止這樣一個社會。

  提起newspeak,想到中國共產黨也有用這一招。只是這個newspeak 一半不是由它弄出來,那就是白話文,那些新詩之類。之前的中文不是這個樣子的。另一半中國newspeak 它要負全責,就是簡體字。推行簡體字,使現代的大陸人幾全不識正體字,不識正體字就是讀不懂歷史了,也就是黨能夠很大程度地說它想說的。簡體字這個問題何某以為已達「刻不容緩」亟需解決的地步,因為可見不久將來外國人學中文的數目會增加得很快,若果他們所學的都是簡體字,卻以為自己學的是正確中文,那麼中文真的要萬劫不復了。

  看完書,倒替舞台劇擔心,因為小說內的一些情節不好表現。如書內的裸露鏡頭--聽聞這次舞台劇也有裸露場面。還有一些暴力場面也不容易做得傳神,如一幕士兵用力踏在一個犯人的手上,然後聽到手指斷的聲音,這些不容易。當然可以靠刪節來遷就的。讀到書內的暴力場面便想到Kubrick,他的電影也有很多暴力。

  何某亦想到,若果書內的世界是有足球的話,大概便沒那麼恐佈吧?

  說說標題。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這句不好譯。林行止便說因為想不到這句怎麼譯於是放棄把1984 翻成中文。誠憾事也。何某把這一句譯為「大佬睇住你」。一來字數相符。二來把Big Brother譯為「大佬」,何某以為也有點語帶相關之效,因為廣東人很多時稱兄長為大佬,而江湖中人也會稱話事人為大佬。「睇住你」三個字直接意思是「看着你」,江湖點的意思是「照住你」,即是關照住的意思。亦見過有譯為「黨看着你」的。無可否認這句譯得很到位,但是書內Big Brother 是一個人(雖無人見過他),把Big Brother 譯為黨又好像有點偏差。若果說這何某的譯句只合廣東人的話,那只好說聲「唔好意思」了。

  看完1984,下一本看的是張五常的《供應的行為》。



hohuiran | 20th Feb 2007 | 一般 | (449 Reads)

  劉皇發年初二為香港求了一籤。籤文如下:

 

  此為中簽,警告各位股民今年要小心。凶險、凶險。

  籤文首句「問君曾見舊時無」,哪時是舊時?八七是舊時,九七是舊時。股災陰霾始終籠罩着香港,這籤文告訴各位今年很有可能見「舊相識」。觀乎去年股市暢旺,幾隻大紅籌染藍,A 股竟比H 股有幾十巴仙溢價,上海有甚麼風吹草動對香港也有影響。全非好兆頭。

  再看看尾句「無錢空手又來沽」,這不就是指那些基金手上無貨要借貨狠沽嗎?不單是基金,散戶也要借孖展沽。真的很不吉利。

  那麼股市跌,要跌多少?解文有提示。解文最後一句,「求財半遂」,驚見「財半」二字。恒指現在約處二萬點,一半就是一萬點了。有冇這麼嚴重?那是事後才知。

  再想像一下有甚麼可令股市跌一萬點。「正是今朝新樣出」,噢,出新樣,那大概可解為中央政府有新政策出台。最近已有不少新政策,追收地稅是其一。但要令股市跌一萬點還真要些辣手段才行。會是甚麼?人民幣匯價跳升一倍?還是已準備推出的A 股期貨?

  股市凶兆已現,大家自求多福。何某這裏所說準不準?事後才知。但那是根據籤文而說的,如果你因為這篇文章而傾盡身家沽期指合約,到頭來股市升到三萬點的話可別怪何某,先旨聲明。



hohuiran | 18th Feb 2007 | 一般 | (329 Reads)



hohuiran | 17th Feb 2007 | 一般 | (408 Read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