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ohuiran | 31st Jan 2007 | 一般 | (700 Reads)

  前天去了一趙嘉興,即是在杭州和上海中間(較近杭州)的一個地方。昨天回港,回來時已是太夜。今天一記這趟行程。

膠袋湯

  前天乘飛機到杭州,再轉的士到嘉興。到達酒店已是晚上十二時。

  昨天才正式開展到嘉興的目的。下午那一頓吃的是外賣,其中有一個湯。那湯盛於碗上,但是碗和湯之間卻隔了一個膠袋。那湯仍是暖的,估計入袋時是滾的。那袋,用料那隻thinnest possible 塑膠。大概是那餐廳沒有蓋給那個碗,所以把湯盛載於膠袋裏。也真是「別出心栽」。

  有沒有喝到那湯?當地氣溫,根據何某的儀器測量,在白天也是十度不夠,在這溫度下待了幾個小時,那仍暖的湯,當然不好浪費了。

磁浮火車

  去程是經杭州蕭山機場,回程卻是到上海浦東機場乘飛機。這樣安排是因為上海有較晚的飛機回港。

  飛機晚上八時多起飛,何某六時已到機場,還有兩個小時,趕甚麼?當然是看看那磁浮火車。

  火車單程五十元,來回八十元,難得來到上海,當然把握機會試一試全世界也不易搭到的磁浮火車。

  磁浮火車之所以這麼吸引,「磁浮」這概念是一個原因,另一重要原因是因為「貴」。有多貴?上海這條磁浮鐵路,只有兩個站,一邊是浦東機場,另一邊是龍陽站。全程三十公里只要八分鐘,造價卻成一百億。因此,上海這條還是世界第一條商業運作磁浮鐵路。

  從機場經天橋到磁浮列車站,所見只有幾個人。回程時人較多。驟眼所看,坐的人都是以觀光心態乘坐的,不少人(包括何某)都拿出相機要拍照。

  入到車廂,感覺,其實是頗「大陸」的。全部椅子也套上布套,不知是甚麼娛樂場所的廣告。列車啟動和停止是平穩的,即使有加速也沒有「推背」的感覺。車開動後不消一刻已去到最高速--三百公里。這三百公里不是最快的。在繁忙時間,等候時間縮短了,車也開快了。何某所乘的列車剛好有一德國人跟一不諳英語的同胞談話,說他白天乘的時候速度是四百三十公里。這磁浮技術進口自德國,那德國人自然有種親切感,聽到關門聲便頻頻說整個德國的火車也有那啫啫聲。

  三百公里有多快?很難形容,因為在列車裏跟外界隔絕了,風聲也聽不到。只可說從窗口望出去,所有馬路上的車也好像定格了,動也不動。

  或許是速度太快了吧,何某竟然覺得這列車是頗「震」的,至少較諸預期震得厲害。磁浮的原理就是利用磁力把列車升高,就是列車與路軌是沒有接觸的,因此亦應該很順才對。另外,整條鐵路是露天的,即是落雨的話雨水會落在路軌上,亦可能會有其他東西落在路軌上。雨水對磁場該沒有甚麼影響的,但是其他東西便說不準了。但反正世界上露天火車多的是,只是沒這磁浮這麼快,其他火車沒問題,這個磁浮也該沒需要擔心。不知遲些會否再建磁浮火車?但若果起來沒人用,這磁浮也只會淪為大白象。

  有點可惜的是遇不着最高速的四百三十公里。

  這條磁浮鐵路的正式定性其實仍是試驗性質。技術上或許成熟,但是經濟上卻相信是無力自負盈虧。若果真的要起要多做點市場研究的工夫了。

浦東機場

  自從香港赤蠟角機場建成後,彷彿成了全中國機場的模,要起機場便總要抄一下赤蠟角機場的外形,那個頂一定要是拱的,即使那大樓只是一間屋,那個頂都要拱上去。杭州蕭山機場如此,上海浦東機場如此,北京的機場也是如此。但即使是上海和北京,機場也及不上香港。至少沒香港那麼大,也沒那麼方便。在香港,入閘前入閘後也可盡情購物。別小看這回事,因為很多時上飛機前需要吃點東西,或是買一本雜誌上飛機看。

  何某在上海,便有買不到雜誌之苦。在那裏,入閘前可買到雜誌的只有屈臣氏,且只有數種,提不起興趣。入閘後,有另一家賣雜誌的店子。店裏有些外國雜誌如《經濟學人》、《Fortune》等。何某袋裏有《經濟學人》,家裏有《Fortune》。其他中文的雜誌也是閘外貨色。老實說,真的很失望。在北京機場雜誌的選擇多點。另一樣令何某感概的是那些英文雜誌竟然只在入閘後才可購得,即是說若非搭飛機是買不到了。買不到雜誌,不該人買雜誌,亦是從側面反映了中國對訊息的某種控制。

  還好,在飛機上找到安慰。在機上拿了一份名為《第一財經日報》的報紙,內裏的文章水準不低。可惜好像在香港見不到。現在上海交易所的每天成交額比香港多,上交所冒起可期,香港也越來越要重視上海,可惜的是在香港不太容易找到關於深圳河之上的消息。且何某發覺上中國網站是很慢的。最近已積極在找一些可在香港買到的國內雜誌,多觀察一下再為文介紹一下。



hohuiran | 28th Jan 2007 | 一般, On Blogging | (1176 Reads)

  早陣子MySinaBlog 出了一本名為《Why We Blog》的書,介紹了blog 是甚麼,選印了一些blogger 的文章和推介了一些blog(<-sidekick:不知這個「blog」字是否要加「s」?)。書,並非為了牟利,因為所得收益,扣除成本,是捐給慈善團體的。書內推介的blog 也不收分文。

  既不為錢,那為甚麼要出這本書?統籌出版這本書的是MySinaBlog。何某使用MySinaBlog 開blog 沒付分文(雖然多人在Sina 開blog 就是人流多了,人流即是潛在的錢),那便可信MySinaBlog 要出這書是真的有心要推廣一下blog 這回事了。(申報:敝blog 也是書裏介紹的其中之一)

  沒想到MySinaBlog 出書,竟引來一些「公海」blogger 的「聲討」,說這麼多blogger 集會在一起弄本書出來,是低層次,貽笑大方,更未得入寫blog 之門。這篇文章說作為一個blogger,是應該要影響社會的。姑勿論那個blog 是否影響了社會。寫blog 要影響社會?那就像老師對學生說「讀書是為了拿諾貝爾」一樣。讀書,書讀了是自己的,為甚麼就非要得獎不可?一個社會不用每個人也要得諾貝爾獎,讀書令到人人識字識計數已足夠,且能夠得諾貝爾獎的全世界又有多少?Blog 也一樣,何須影響社會?只要每個人貢獻一點自己的想法,即是一個人可以知道其他千千萬萬人的想法,這千千萬萬個想法未必全是好念頭,但只要其中有一些是好的便夠。

  還有就是有聲音說blogger 應該建立自己的blog。對於這說法,何某要問,每個人也要住房子,那是否每個人也要建自己的房子?當然不是!最簡單的理由就是不是每個人也懂得起屋,不懂起的起了一間屋未必安全,也未必起得好。Blog 也一樣,從零開始建立自己的blog 不是容易的事吧?對於不熟悉的人來說,眼看人家的blog 這麼漂亮,但自己的卻很有可能弄他一頭半個月也弄不到想要的效果。這中間也用得着經濟理論。經濟理論告訴我們若一個人擅於A,另一人擅於B,那他們各自做自己善長的然後交換自己不善長但需要的,整個社會會better off。Adam Smith 《原富》第一章已說分工可以增產。一個blogger 是善長寫文章的,何苦要他花精神時間去建立自己的blog?只要他使用BSP 便可簡單地有自己的blog,而這blog 的外觀是可以根據他的意思設計的,省回來的精力便能放在文章上。那就像地產商起樓,買樓的人自己進行內部裝修。

  曾經寫過一本名為《斷玉緣》的書。這書是幾個女孩子一起努力輪流把故事續寫下去而成的。幾個女孩子,故事未必寫得好,出了書亦未必有人看,莫說要影響社會了。那為甚麼她們要寫故事並出書?那是因為寫故事的過程本身已令她們有所得益,那過程是令她們快樂的,而書能夠出版更是一種成功感。這次《Why We Blog》的出版的確給不少blogger(包括何某)帶來一種成功感。試問一般人有多少個能夠出書?像何某便沒試過,縱使敝blog 只在書內佔一小角落也感到高興。即使被選中,也沒聽聞有blogger 會有「優越感」,覺得自己較沒被選上的好。做得blogger,自己也看不少blog,知道天外有天,沒必要自我吹捧,更沒必要貶低別人。

  說Time 所選的風雲人物「You」不包括這些有份出現在書內的blogger?找出那一期Time,有這麼一段:「Who are these people? Seriously, who actually sits down after a long day at work and says, I'm not going to watch Lost(或是「爭霸」) tonight...I'm going to blog about my state of mind...Who has that time and that energy and that passion? The Answer is, you do.」之後便是這篇文章所引的那段說話。但那文章引少了一個「AND」:「And for seizing the reins of the global media...」那意思就是「You」包含了那些發揮了大影響力的,但不是只包括他們。Time 所選出的「You」,正正是這坐在電腦前寫blog 的一群,《Why We Blog》封面上那紙帶縱是有少許誇張,又有誰敢說那是錯?且Time 選的就是要真正懂得甚麼是Web 2.0 嗎?恐怕不是。被選上不是要懂得甚麼是Web 2.0,只要參與其中。

  Bloggers 要特立獨行?這是何某讀Blog-You 文章所得他們的想法。但,得罪講句,何某覺得他們有點像小圈子,誰要加入要先審查,文章的留言續個不亦樂乎,但越到後便只剩下那幾個的對答。是他們於棄了其他人,還是其他人放棄了他們?「有容乃大」,MySinaBlog 歡迎所有人開blog,那才能精采紛呈。

  為甚麼要blog?對何某而言,就是要有個地方寫寫自己的想法。而且是要寫給自己看的,讓十年後的何某看看這十年來自己的想法有甚麼變化,是進步了?退步了?會否十年後驚歎自己現在已這麼brilliant?還是十年後重看現在竟是這麼幼稚?至於能夠拋磚引玉,集思廣益,那是更加好。至於甚麼要發揮影響力之類,並非何某寫blog 的目的,相信也不是大部分blogger 的目的。

  Blogosphere 以後會是個甚麼光境?不知道,但相信會淘汰一些沒心機寫下去的,增加一些受人喜愛的,又不斷加入新嚐試的。會否沒落?天曉得。但起了頭,人們以後仍會找地方寫自己所想的,只是未必再是以blog 這方式存在罷了。相信百年後,即使blog 已沒落,若有人對香港blog 史有興趣,仍避不過《Why We Blog》這本書。



hohuiran | 27th Jan 2007 | 一般, 表演/音樂會 | (595 Reads)

  擋不住港樂的宣傳,買了票看華格納嘉年華。
  這個星期迪華特在信報撰了兩天文,說他當年怎樣沉醉於蘇提的華格納。南華早報又有文章介紹這次音樂會。收音機又聽到音樂會的宣傳。
  本身對歌劇認識不多,但華格納是常聽的名字。特別是知道Stephen Hawking 當得得病後經常聽的就是華格納。
  這次音樂會做不少宣傳工夫,未進場前會想大概因為票房不理想吧?進場後發覺入場人數真的不多。但不多又如何?何某往貴價票那裏看,便見到不少名人面孔,先見到張敏儀,坐在她身邊的是倪匡,倪匡鄰座是陶傑。他們前幾排見到任志剛。任志剛原來幾高的。見不到出了名的歌劇迷許仕仁,或許他會去第二晚的表演?亦見不到金庸。大家讀得多金庸的小說了,但大概不知道金庸的小說是受到華格納歌劇的影響的。
  這次音樂會上半場是《紐倫堡的名歌手》的器樂版本。這版本由一位名叫夫利格Henk de Vlieger 的敲撃樂手改編,而鼓勵他改編這音樂的正正是迪華特。這個器樂版本足足長一小時。下半場是三段歌劇選段,分別選出三套歌劇《女武神》、《湯豪舍》和《神界的黃昏》的三個女高音選段。女高音是康納Elizabeth Connell。場刊介紹她是國際級的頂尖歌劇女高音。何某昨天聽完後完全同意。她一開口,準確、清澈,嘹亮時聲音不遜整個樂團,聽不夠十秒何某已是暗地喝彩!觀眾也很認同,掌聲和喝采聲歷久不歇。
  談談華格納。他獨力改變了歌劇的面貌,他所寫最大規模的歌劇《指環》,內含四套歌劇,完整演出要十五小時!要你坐着聽十五小時歌劇可不容易,表演者做十五個小時的演出更加難。莫華倫說他也唱不到華格納,那是專門的華格納高音的工作!而且在外國,華格納這套指環要不不演出,要不便全套來,沒有二千萬不成事!
  港樂將於2008 年開始演奏《指環》歌劇音樂會--注意,是歌劇音樂會,不是整套歌劇--而在成立了「指環之友」,登記後可定期收到關於《指環》的消息。
  在音樂會偷偷拍了兩張照片。第一張可見台上有四台豎琴。不容易見到。
  另一張要考考常聽港樂音樂會的朋友的眼光了。這張照片跟平時的港樂有甚麼不同?答案是指揮台右手邊的不是大提琴,而是中提琴。這大概是今次華格納嘉年華的特別安排。音樂中也有特別着重中提琴的樂段。港樂的編排一般是台的前端,指揮的左手邊是第一小手提琴,右手邊是大提琴。歐洲樂團一般是左手邊是第一小提琴,右手邊是第二小提琴。迪華特接掌港樂後沒改變聲部的排法,大概是覺得這樣的效果不錯吧?又或者這是港樂的傳統。

  上次說過何鴻毅家族基金支持成立了本地基金。今次發現澳門何博士也不讓他人專美,也來支持音樂。這次他是支持一所英國的寄宿學校的合唱團來跟港樂合作。節目有莫扎特第二十鋼琴協奏曲和他的安魂曲。何博士支持音樂?第一件事想到的就是會不會是他女兒就讀該學校,或是他女兒是合唱團成員?看看照片卻看不到有中國人面孔。



hohuiran | 24th Jan 2007 | 一般 | (871 Reads)

e-Zone 的MySinaBlog 報導  最新一期e-Zone 報導了MySinaBlog 出書的事情,簡簡單單三版面的介紹。內裏有一俊朗男blogger(見圖右下角。)
他是?恐怕也不用何某介紹了。看到今期e-Zone 才知原來他英文名叫做Kevin。失覺晒。

 

 

 


 

殺狗坐半年?

  今早搭地鐵看都市日報,有一則新聞說有人因錯餵發霉麵包給狗隻令其死亡而被判監十四日。都市日報訪問了某一動物權益組織的幹事。那幹事說那人的刑期太短,應增至半年。
  看來那幹事不知道被判監的嚴重性。一條狗命(名符其實)需判半年?而且只是誤殺?這位幹事看來是對狗仁慈過對人。如果誤殺一隻狗要坐半年監,那殺一隻牛便該終生監禁啦?牛咁大隻。那些宰牛戶豈不做幾年工便要幾代人坐監才成?
  按那幹事「狗也有生命」的邏輯,曱甴老鼠也有生命,看來我們是不該發明使用殺蟲劑了,政府亦應停止宣傳防蚊患的片子。醫院更應停止消毒:病菌也有生命的嘛!
  再推及植物,我們每天吃菜看來不判個感化也該來個罰款吧?
  何某不是鼓勵殺生(善哉善哉)。但,一、物種進化令到動物殺不了人類,這是規則使然,若有天狗隻放個核彈炸人類,那也是規則,到時人類也作不得聲;二、或許是何某太忠於書本吧,書本就是教若過渡殺害,會令predator 的數目也減少的。若有朝一日人類殺生太多,人類是要受報的。因此人也該早點生這智慧,學習、尋找「殺」和「生」的平衡。

 


中國動漫

   馮友先別興奮(或失望,因何某沒有文內提到動漫的碟)。

  今天蘋果日報孔捷生有題為《卡通春秋》的文章。原來中國動漫是很威水的。世界上第一部卡通電影是迪士尼的《白雪公主》,生於一九三九年,過一年中國便也有自己的動漫,名日《鐵扇公主》。

  有這麼早的開始,怎麼現在卻好像甚麼也沒畫出來?唉,也是常見的原因,革命。因為革命,畫漫畫的都要去被「改造」,那還可以畫漫畫?直到文革完結,中國開放,可以有自由畫漫畫了,但已成了斷層。沒了整整一代人去畫,技術落後了。且不止技術落後,即使畫出來,也不好看,因為整整一代人沒有自由的思想,不單思想沒自由,更是被逼跟黨的思考,埋沒親情,試問怎能畫出好的作品?

  而在的中國漫畫,何某不見聽聞,但該像電影電視那樣,總是拍些中國的舊傳奇或是金庸之類的題材吧?人家日本出了個宮崎俊,能讓想像馳騁,想出天上的城堡、會飛天的豬等等的題材。不知中國要何時才有這些?



hohuiran | 23rd Jan 2007 | 一般 | (225 Reads)

  做了一回竊賊。這幅相是在「聞.見.思.錄」copy 過來的。不知相的來源,也不知可不可就這樣抄過來,若果這樣做有問題請告訴何某。

   昨天的「煲呔曾」做了「袋巾曾」。不知為何要放棄煲呔,但何某敢說是衝着梁家傑而來。至於黑色中山裝配紅色袋巾效果如何?well,何某真的不喜歡。加了這麼一條袋巾,立刻變得娘娘氣。中山裝,就像是那些宣傳海報紅衛女兵穿的,即使是女孩子穿上也立刻多了幾分英偉。

  不知鉛鉛看到這身衣着會怎樣看?

  還有就是,他遲遲不肯參選,卻又已有了競選辦公室,即使怎樣來着?

  而三月便是選舉了,現在已是一月尾,即使曾蔭權宣布參選後到真正選舉只有兩個月不足的時間。行政長官選舉竟然在不到兩個月時間內完成?那這兩個月豈不要很緊密地四出拉票才行?

  當然,何某是過慮了。既無需拉票,時間再短也沒問題。其實特首選舉大可在三月二十三日才截止報名,二十四日爭提名,二十五日投票便行,兩日搞掂,何需兩個月?



hohuiran | 22nd Jan 2007 | 一般 | (216 Reads)

  沒想到何某這個不養寵物的人竟然有文章被選了放在寵物推介裏。


  昨天想到甚麼是富、甚麼是貴。便想到《財富》雜誌裏一篇Bill Gates 的演講稿。

 

  這次演講是Bill Gates 在聖荷西的創新博物館所作的,題為「The Way We Give」。創新博物館,當然是跟科技有關的,但是Bill Gates 這次要說的卻跟慈善事業緊緊相連。眾所週知,Bill Gates 不久便會以經營他的慈善基金為首業。

  Bill Gates 和太太Melinda 的慈善基金The 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 是世界第一大慈善基金,每年批出去的金額可說是多得難以想像,且都是放在大題目上。看看數字:放在世界健康的有七十八億(美金,下同),用於對抗愛滋和其他能傳染的疾病,並進行研究和政策制定;放在美國本土的有四十六億,用作改善教育和成立圖書館等;還有放在全球發展的四億多元,主要用途是農業、對窮人的金融服務(零六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就跟這有關)和在各地設立圖書館(又是圖書館,可見讀書是多麼受重視);其他用途佔三億多。

  曾讀過楊懷康的文章,比較Bill Gates(世界第一富)和Warren Buffett(世界第二富)。他說論賺錢能力,他們倆能較個高下,但是論用錢,則是Bill Gates 較勝,因此可說上天是雙重優待Bill Gates。可不是嗎?精明如巴菲特,除了用在投資的錢外,其他是很慳的。這也是為甚麼他安排把自己的遺產交給Bill Gates。

  Bill Gates 是科技巨擘,又是第一慈善家,由他來說科技和慈善的關係,真的再沒有更適合人選。科技,當然能夠改善人的生活。但是否只是科技便足夠呢?他舉了些例,很發人深省。例如,微軟曾捐一部電腦給南非某偏遠地區的一個社區中心。一直以為很好,但是多年後他重回舊地,見到那部電腦好好地在運作,然後發現原來是當地人為了要讓他見到電腦是在運作的,特地從二百碼外一架發電機拉一條電線給那電腦,而那發電機是如此珍貴,他離開了後,電腦便會立刻給關掉,讓那發電機作其他用途。亦即是說,這麼多年來,Bill Gates 不在,那部電腦是沒有用過的!給他們電腦好不好?有沒有用?

  科技,若要能發揮效用,並不只是要先進。好的科技可能只是一張能夠告知哪支疫苗因溫度不正確而報廢的熱感貼紙、一張能夠配合指紋識別系統讓婦女能開銀行戶口的提款咭,就是這麼簡單。應用科技,不用大、不用多、不用尖,最緊要有心。

  不錯,最緊要有心。Bill Gates 作慈善事業,是用心的,親身到過不少窮困落後地區。相反,看看特區,李先生花十億元(這裏是港紙)是要「買」一個名。同是包上「慈善」之名,層次卻是差天共地了。懂得賺,那是富,懂得用,且用不只為己,那便更勝於富了。從而想到Bill Gates 和澳門賭王。他們的錢是怎樣來的?Bill Gates 是靠賣窗(大家也知是甚麼窗--當然不是玻璃造的那種),賭王呢?當然是開賭。賣窗和開賭也令你的荷包少了錢,但是用錢買了窗,能用窗作其他很多用途。賭呢?除了滿足了賭癮和創造了幾個職位外,便好像沒有其他了。

  美國開國以來也出過不少有錢佬大慈善家,如法蘭克林、洛克菲勒、卡內基等。或許是美國文化的一部分,要如此才能令美國夢完滿。

  剛巧林行止會在這幾天在信報的專欄談談美國的有錢佬慈善家,若有興趣可以一讀。



hohuiran | 21st Jan 2007 | 一般, 表演/音樂會 | (605 Reads)

  聽了港樂的馬勒第五音樂會。已不是第一次聽。即使是第二次聽,仍令何某覺得感動。

  這次跟上次不同,港樂是滲進了香港演藝學院的演藝交響樂團的成員。他們都是演藝的學生,看上去很多都很年輕。

  上半場安排了孟德爾遜一首弦樂八重奏的其中兩個樂章,由團長夏定忠率領七位演藝的成員。沒有指揮,卻不覺散亂,整齊有致,起伏有道,已初見演藝學員的功架。

  下半場是戲玉的馬勒。整個樂章個多小時長,對台下觀眾的精神狀態是考驗,更是對台上演出者體力和集中力的體驗。加入了演藝的成員,港樂一下子壯大了。的確,今晚港樂的音色,有力,有這小小的音樂廳內更覺震撼。

  那些演藝的成員,混在港樂裏,各個部也有他們的踪影。縱使他們的演出經驗遜於其他職業樂手,但港樂並沒有因為新成員而水準被拉下。除了小號和圓號各有小瑕玼,和在第一樂章開始時一些不整齊外,其他可說是沒有瑕玼。說是瑕不掩瑜是最好的,特別是需要很「爆」的地方,銅管和敲擊樂所做出來的效果,只能說句「正!」也不只何某有這感覺。從完場後觀眾的熱烈反應也可知他們也有同感。

  迪華特真的是馬勒專家。很難忘第一樂章後部進行曲的部分,速度的把握只可說是完美。他的大名,也吸引了觀眾,今晚音樂廳差不多全坐滿了(當然合唱團的部分不計算在內)。

  這裏要提一提促成港樂和演藝合作的何鴻毅家族基金。港樂已是第三年跟該基金合作。該基金贊助兩名樂手駐港樂受訓一年,期間跟港樂一起演出,更可得團長夏定忠的一對一教導。兩名樂手,一名來自演藝,一名來自中央音樂學院。而港樂將這陪訓計劃,推而廣之,跟演藝交響樂團合作,讓演藝的成員有機會經歷音樂巨構。這樣的合作,得益的不只演藝,港樂也有得益,就是能有有水準的樂手加強陣容。迪華特如要演出馬勒第八「千人交響曲」,大概少不了要到演藝借將。

  何鴻毅家族基金能把錢放在培訓音樂後進的事情上,相反,看看一水之隔名字只差一字的另一家族,只會出現在娛樂版,甚麼是富,甚麼是貴?值得想想。



hohuiran | 21st Jan 2007 | 一般 | (359 Reads)

  今天蘋果日報副刊左丁山專欄的文章題為「港大讚港大」,說道從來大學要為自己宣傳都只是讚自己而不會踏人哋。但是不幸地在一個尖子(甚麼是尖子?就是會考證書有很多尖頭字母的學子)招待會上,一位港大的顧問竟然說港大的世界排名是三十三外(根據《泰晤士報》),更列出同一個排名中大只排五十,科大排五十八。結果換來左丁山說「自己秤自己咪得囉,使乜踩中大科大吖」。

  Well,該位顧問,唔諗清楚自己老闆係中大人,都要為自己個飯碗而小心啲吖?當然,這是無傷大雅的,因為有港大校長幫中大宣傳。而且這麼巧那位顧問的說話傳到左丁山耳朵,或許其他大學也有這麼說過?雖則從未聽聞。而「只讚自己,不踏人哋」大概也是商業社會的不成文規定,縱使一廣告有針對成分,也不會指名道姓的。

  另外,今天到港大圖書館,發覺書桌的角落頭多了一個鐵圈,不知是啥用圖?給筆記簿電腦用,讓主人可把電腦綁在圈上?但精靈的何某,往桌底一看,只要簡單的一支士巴拿便可把那鐵圈拆掉(或許還有其他固定方法,何某沒有真的嘗試把它拆去),真箇要偷,那個鐵圈大概不管甚麼大用。

  最重要是那個鐵圈對何某這些沒有電腦的造成了少少不便,因為少了一個角落可用嘛。



hohuiran | 20th Jan 2007 | 一般 | (863 Reads)

  這幅圖片刊於上星期天(一月十四日)的南華早報Post Magazine 裏。那一期Post Magazine 的封面報導是獵海豚。

  獵海豚這回事當然是在日本發生的。在離東京六小時車程的一個名為Taiji 的小鎮,那裏的傳統是獵食海豚,每年十月到下一年的三月,有數千條海豚會被殺死。他們獵海豚的方法是把海豚趕入一個小海灣,然後拍打水面,干擾牠們的超聲波,之後就用魚叉等攻擊他們,把海灣的水都染紅。

  Taiji 獵海豚這事曾被人放在You Tube,之後籍着互聯網很快的流傳開去,不用說便引來一群保護海豚團體到Taiji 保衛海豚,弄到Taiji 的人不勝其煩。

  在Taiji 的人會想,為甚麼要保衛海豚呢?人類每年也捕食不少魚類,海豚只是其中一種魚罷了(按海豚其實是哺乳類動物,不是魚),為甚麼便不能殺?也不是沒道理。特別是日本,只是一個島,海鮮是主要糧,甚至煮也嫌麻煩,要生吃。為甚麼便不能吃海豚?

  那麼要保衛海豚的又持甚麼理由?可愛、特別是其中的一些理由。也有持經濟理由的,說獵海豚這種行為是要壟斷這捕豚產業。又或許日本人正在過度獵殺海豚,破壞海洋生態?不見有詳細數據。

  真的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但有一點是何某頗為肯定的,就是人類總是投射了自己對動物的一己偏見在牠們身上。最明顯的例子是狗--狗跟豬跟牛有甚麼分別?為甚麼不能吃狗?(這樣說在MySinaBlog 是很政治不正確的)何某不是鼓勵吃狗,只是想不明白而已。當然,殺不能不殺,畢竟肉食是人類人大食物來源,但殺也不能太離譜,不然後快便整個地球給吃光了。有興趣想知多點關於Taiji 的可到www.SaveJapanDolphins.org 看看。



hohuiran | 20th Jan 2007 | 一般 | (258 Reads)

  今天政府證實了程翔將赴廣東服刑的消息。

  程翔想到廣東服刑是一早便要求的,現在能夠在廣東服刑,是否就足夠?他的家人不斷的提出保外就醫的意願。

  好好地一個程翔,無端被安插罪名,現在雖跟他的意思可往廣東服刑,但他根本就無罪的嘛!赴廣東又好,保外就醫又好,始終不能脫去這罪名。可憐他跟家人這樣分隔,音訊不通。

  又想到--只是想到,沒有證據支持這想法--為甚麼中央要遵從程翔的要求?間諜罪,罪足可致死,還要好心地讓程翔赴廣東?這大概是黨內的權力鬥爭結果吧,當初拘捕程翔的是黨內的老黨派,以胡溫為首的為開明派(希望何某沒看錯胡溫)以大局為重保程翔。如此想法,程翔能保外就醫可期。而這老黨派這樣的行事,大概開明派是看不過眼的。只是一家新加坡報紙的特派員罷了,怕他幹麼?這麼一來,便給老美以踐踏人權的口實了。搞不好,不久後會有這些老黨派要被整。

  這個老黨派的代表是甚麼?就是焦國標大大聲要討伐的中宣部。這個中宣部,有夠惡的了。簡直是中國步向文明的一大障礙。零八就是奧運,胡溫總不成那時仍有個程翔有監獄裏。更可能有暴風雨要來。

  在此,給程翔和他的家人送上安慰。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