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ohuiran | 30th Dec 2006 | 一般 | (414 Reads)

MySingBlog 出書

  這幾天MySinaBlog 出書這事在Sina blog 界引起了不少網友的討論和宣傳。有不少也在「儲」一百個被推介的blog 的連結。

  何某也想認識另外那九十九。在已知會被選的blog 裏,何某發現有很多也是未去過的--實在是太孤陋寡聞了。

  見到很多網誌也有網站連結。其中不少是那些網主的朋友。想起經濟學裏的Bandwagon effect。這effect 說若有很多人用同一樣東西--say 同一個電話台--那麼甚他沒電話的或想轉台的便可能因為多人用這個台而選它。放在blog 界看,若果你的朋友都用MySinaBlog,那麼你也很大機會用MySinaBlog。

  同樣地,若果很多你的朋友也寫blog,那麼很大機會你都會寫blog。

  從而想到自己。何某可是孤身上路的。世界上知道何許人真身的不出三個人--阿何、阿許和阿人。會不會有朝一日讓其他朋友--例如跟何某一起洗碗的蓮花姐--等知道何許人誌?不知道。但有一點誘惑讓朋友們知道這個blog:多點view page。其實何某也不太在意,只是覺得這也是一種achievement。雖然這樣說或許有點吃不到的葡萄,但多幾個friends 來看,數字也着實大一些的。而這個view page 的短期「止賺位」是一萬點,或零七年一月一日--一天後。到時會收起這個數字。也沒興趣去理它了。

佔了名

  在《媽媽手記》裏見到網主容子的簡介,寫着「網主何許人也」...

  千萬別誤會,我們是不認識的。只是不好意思抽了「不知何許人也」這常用句中的幾個字來行走江湖。若果有人見到容子的簡介而想起何某,well,便過來坐坐吧(當然是看罷容子的才過來啦)。

 蓮花姐論股/94%

  零六年股市完結,臨直路發力,結果破了紀錄。指恒屢創新高,國企指數更在一年內升了94%!

  問蓮花姐如何看零七股市。

  蓮花姐邊洗碗邊說:「當然係繼續升啦,零八年奧運,大陸唔會俾佢冧o既。」

  差點便以為她上通中南海。

  「但係八七有股災,九七有股災,今年係零七喎。」

  「唓,你得兩個data point,點作得準架!」

  又係喎。

  無論如何,零七股市,閣下小心啦。



hohuiran | 30th Dec 2006 | 一般 | (280 Reads)

  在這聖誕剛過新年未到的時刻談這個,好像有點煞風景。但現在是很適合談這問題的。

  因為薩達姆剛被問吊。問吊之日是伊斯蘭的「原諒日」。

  他也可說是犯下不少殺孽。被法庭定罪且判以極刑可說是很合理。

  但應該是死刑嗎?

  何某是反對死刑的。無論被判死刑的人所犯的罪有多大,也不應該被處死。何某所持的原因有二:


一、殺人本身就是罪,用一種罪來懲罰另一種罪,那麼判死刑的法庭是否也應該也判以極刑?
二、把犯人殺了便是剝奪了他改過自身的機會


  何某是相信有過而能改這回事的。今日犯錯,可能因為心智未成熟,又或者一時意氣難平,「火遮眼」,把他囚禁終身已是很大的一種懲罰。若能感悟,能發奮而能成就一番事業,發悔悟而廣播善種,雖然仍不能彌補他所犯的錯,但樣能使罪人可稍得心安,廣作善事亦能惠及他人,較諸把犯人送上吊台要好多了。

  有分析為甚麼要這麼快要處決薩達姆。一說要趕在他七十前把他處決,因為根據法例年過七十不得行死刑。另有一說是要避免他的支持者把他劫走。這說頗有道理:他人在伊拉克,甚麼都可能發生。

  電視播出了他被送上絞刑台情景--真正吊的一刻沒播出來。電視所見,他上絞刑台的一刻仍腰板挺直,倒不失英氣。不知他被吊前在想甚麼?他會為因他而死的數以十萬計的人感到內咎嗎?他會後悔入侵科威特嗎?他會害怕嗎?

  從他又想到中東。中東教派分流複雜,特別是伊斯蘭教,長期不是你打我便是我打你。像這次處死薩達姆,便見一向反對薩達姆的慶祝,支持他的便放炸彈。或許是何某的錯覺,總覺得中東地區,伊期蘭也好,猶太的也好(猶記得不久前以色列才猛烈轟炸黎巴嫩),總喜歡訴諸武力來解決問題。特別是這幾年,經常聽到intifada,「崛起」--就是用自殺式炸彈(當然不一定是自殺式的)炸你個措手不及,希望有朝一日把你炸掉。哈馬斯到現在仍不承認以色列--卻抵抗不了。真的不明白,甚至討厭這種思想。終日在想怎樣放炸彈,整日不得安寧,人民怎樣生活?兒童怎樣讀書?要崛起,可不是幾枚射得不遠的導彈和幾個死士便起得了的。

  看到中東的混亂法,總會想起John Lennon 的Imagine:沒有宗教多好。



hohuiran | 29th Dec 2006 | 一般, On Blogging | (797 Reads)

  MySinaBlog 將在一月中出版一本名為《Why we blog:點只日記咁簡單》的書,講的當然是blogging。

  出書講blog 本來並不出奇,奇在「何許人誌」竟然被選為「特色網誌」:何某這個blog 的最大特色大概就是「悶」吧。既少漂亮圖片,又沒有甚麼音樂多媒體之類,又不見有甚麼有用連結。老實說,何某見到一個這樣的blog 也是立刻要走的,偏偏自己卻弄了個這樣的blog!

  記得當初收到MySinaBlog 的email 告知出書計劃和被選中的消息時,着實興奮了好些時日。但又擔心:何許人誌沒甚麼鎮blog 之寶,書出了後,若有人按書索驥來敝blog 瀏灠,能不呼冤做了羊牯?因此又開始害怕被點名了。

  當初那封email 叮囑何某勿把這出書計劃公開:豈敢抗命。現在收到email 着何某公開這消息,當然照辦。何某想,那一百個被選中的特色網誌大概已有名目,該就是近期在MySinaBlog 主頁推薦的那些。各blogger 或許已熟知那些網誌了。但仍有買這本書的理由:

  一、這本書會教一些寫靚blog 的招數
  二、出書收益歸苗圃行動

  有了這兩個理由,還能不買嗎?

  現在何某在想一個問題:要不要去新書發布會?「不知何許人也」這六個字便是很好的不去的理由。況且去發布會的大多是年青人吧?有我這個「中坑」在其中,好像有些格格不入。書的內容也想快點讀到,因為內裏有些資深blogger 的訪問,說不定還附上他們的玉照呢。

  也想談談MySinaBlog。它大概是最多香港blogger 用的。一般何某所見較受歡迎的blog 要不是用WordPress 便是用MySinaBlog,其次是eblogger,其他的好像比較少。是因為何某用MySinaBlog 所以較熟悉「鄰居」?不知道,但是何某所去的blog 都是從其他blog 的連結找到的。這個觀感該有些根據。而這次出書計劃能推廣寫網誌,又能做善事,何某是頗欣賞的--即使敝blog 沒被選上也會這樣覺得。MySinaBlog 這次出書,希望能做到拋磚引玉,令香港有更多好blog。



hohuiran | 29th Dec 2006 | 一般 | (295 Reads)

無「網」之災

  今天看報紙,見一廣告以《無「網」之災》為題。賣的是甚麼?傳統郵遞。

  這標題不失幽默,且反應夠快,因為當通訊回復正常後這個廣告便過時了。

  但是,這個標題落在因上不到MSN 而光火的網民眼中,卻變成是幸災樂禍了。

膠幣

  今天南華早報有一小格報導,說香港明年可能會有膠紙幣流通。

  現時世界有幾個國家發行膠紙幣,包括紐西蘭、巴西和新加坡等。膠紙幣的好處,根據報導:更耐用、更乾淨,且因可循環再用而更環保。不好處包括:在亞洲這等較熱的地方膠紙幣容易黏手,且膠紙幣較諸紙幣沒那麼容易摺。

  從「膠幣」(相對於「紙幣」)想到「錢」的角色。經濟學教科書羅列了錢的三大功能:

  一、交易媒介
  二、會計單位
  三、價值儲存

  但在現今的世界,真錢的存在沒過去那麼重要。以前買東西,差不多必定要用現金。大家或許還有儲硬幣付車資的印象吧。但是慢慢地現金越來越少用了,現在購物,可以用信用咭、EPS、八達通、PayPal,差不多可以實現無現金了。可以預見將來用現金的機會是越來越少--再過一兩年可能人手一部手機銀包。那麼銀紙是甚麼模樣用甚麼材料便不再像以前那麼重要。

  當然,仍然要有所執著。可否不要那紫色的青蟹?還有五十元可否不要是綠色的?

  最最重要是一千元不要是紅色的,否則「金牛」要變「紅牛」了。



hohuiran | 28th Dec 2006 | 一般 | (245 Reads)

  當台灣仍在為地震善後,香港人仍在為通訊不便而苦惱時,股市卻續創新高。

 這兩天的股市真的很瘋狂,好像凡紅必升,凡升必快的樣子。今天恒指以新高收市,企於二萬點之上,收二萬零一點。國企指數進了一個位還不願停,在一萬零三百點樓上收市。自從國指升穿一萬點之後,便聽到有聲音說國指要追上恒指。不知會否有這一天,但在國指內的重磅股過了一段時間後便有很大機會成為恒指,國指能否追過恒指的關鍵便在於那些重磅國企股在入恒指前還是入恒指後升得多。若是入恒指後才升得多,像建行,那國指便很難追上恒指。何某反而在想恒指大概會增加成份股到三十八隻(現在有三十六隻,三十八隻是消息),夠不夠容納這麼多的國企股?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八日。根據SiteMeter 的網誌統計,直至今天為止,「何許人誌」的pageview 是四千多count,奇怪的是Sina 的卻已過了九千。有點好奇國企指數剛破萬點,何許人誌又能否在零六年結束前過萬count?恐怕不樂觀,因過了三個多月才有九千多count,那即是要何許人誌的人流量要是正常的三倍才能夠在零七年來臨前見到一萬count。何某轉移speculate 的地點,由股市轉到「博市」,也覺得挺有趣,自為一樂也。

 


零七年一月一日補記:結果顯示,零六年累積到的pageview 是9225,破不了萬的。

 

也好,正式於下加大數字這心。



hohuiran | 27th Dec 2006 | 一般 | (265 Reads)
  聖誕放了幾天假,人也懶了,幾天沒有寫過東西。Update 一下,記些雜事。

台灣地震
  台灣一場地震,在電視見片段震得也頗利害。有傷亡,幸不太嚴重。
  香港也感覺到。可恨是何某生性遲頓,沒感覺到,何某爸告知才知有地震。
  較為奇怪的是台灣地震,卻令香港上不到網。最嚴重的好像是Netvigator。何某用的是和記寬頻,在家上網沒問題,只是好像較為慢些。去一些外國網站也去到。
  台灣也不是一次有地震。這次是近百年來台南的最大地震。大概太久沒大地震了,台灣竟有些房屋塌下來。不知道當地房屋有沒有規定要能承受多強烈的地震。若果有這規定,或許建築物不會這麼容易塌下來,大概影響結構吧。香港建築沒有承受地震的規定,但有承受風力的規定。也沒需要規定要能承受多強烈的地震。但有一點不太好的兆頭是今年香港已經歷過兩次能感受到的地震。這會是香港將來會面對更多更強的地震的先兆?是這地區(大概從去年發生地震引發海嘯的南亞到台灣之間的地帶)地震開始活躍的先兆?也可能並沒有預兆甚麼。
  亦有報導在香港,有住在舊樓的居民因感到震動,怕樓宇不安全而衝雜居所。或許政府要做點甚麼事,縱使因地震而塌樓的機會很微,但萬一不幸發生的話,政府便會被指責為甚麼早不注意樓宇結構等問題。香港居民大概也應學習一下地震的處變反應:若何某遇上地震,大概會跳上桌子上。

汽車股年報
  找了幾份汽車股的年報來看,包括駿威、東風、華晨、吉利和長城。發覺有一樣很奇怪的現象,就是駿威的那份竟然是除了吉利之外最薄的。所做的比較都是這些公司零五年的中文年報。
  以頁數計:
  吉利:86 駿威:97 華晨:137 長城:149 東風:172
  以市值計(百萬人民幣):
  吉利:3238 駿威:23679 華晨:4695 長城:1950 東風:10823
  人家駿威是藍籌級股票(雖然已不再是藍籌),年報才一百頁不到,長城的卻長一半。這情形就有點像人家美國總統的國情諮民才半小時,香港特首的施政報告卻要耗上兩個鐘。這是頗有趣的。


hohuiran | 24th Dec 2006 | 一般, 樵於書林 | (638 Reads)

  終於看完了林行止的英倫采風二三四。
  看幾十年前的時事評論真的有一番滋味,看看幾十年前的世界,再看看現在,真的要說句這幾十年香港真的變得很快很快,而最近二十年中國也踏上了求變的道路,不再是書裏所形容的共產瘋狂國度。但願再過幾十年,中國人也不再是只懂擁抱銀紙、不斷做假,而是能創出自己的品牌和品格。
  讀過林行止的回憶文章,真的慨歎林行止之為林行止實在不容易,當今香港之世也不知要多久才再可以有一個。像他留學英國時說自己一個人閒着無聊,特別是在一些節日、遊子更形孤獨之時,他可以拿着樂譜邊聽音樂邊跟着來讀,像這樣子竟又可以打發數小時。為甚麼不用這些時間溫書?原來他遵從前輩的教導,「正經書」,就是課本,是在圖書館讀的,出了圖書館的門便只讀閒書。他的閱讀速度和廣度也是驚人的,何某也好讀書,但論閱讀速度卻是拍馬也追不上,看他的文章,竟覺他好像已讀遍了全世界的報紙般。像他這樣,何某猜想他大概一天總要閱讀上最少十小時吧?
  還有令人佩服的是他的分析力,他是劍橋讀經濟出身的,他的文章縱論天下大勢,其中的經濟分析準確,幾近令人無可辯駁的餘地。經濟學是很有趣的學科,科內門派林立,但是不論你是哪門哪派,讀林行止的文章,如想反駁也可真的要下一番功夫。
  讀這幾本小書,最delightful 的是他所記當年留學的生活點滴。當年出國留學的很多是窮家子,林行止也算是其中之一。他在英國留學便常在中國餐館捧餐。幸好他沒被生活所吞掉,為生計之餘也能學有所成學有所精,這是後學所該引為榜樣的。另外第三和第四集有他的遊記,記下他遊錫蘭和以色列的文字,也甚可觀。
  這幾本書有一個很大的缺點就是文章沒註年份和所刊報章。當中不少該是他替明報月刊所撰。另外就是錯別字有不少。若果出版商有意再版,或可花點工夫重新找出那些文章的原刊日期。


  下一本選來讀的書是George Orwell 的《一九八四》。他的《動物農莊》很早已讀過,《一九八四》現在才找來讀。現在來讀的原因是明年藝術節會看《一九八四》的劇,所以先行做功課。

《一九八四》也是想看很久的了。《動物農莊》是何某很喜歡的一本書。《一九八四》可以說是比《動物農莊》更經典。且這本書所預言的世界實在太準了。該會是一很好的閱讀歷程。看完後再告訴大家感想。


  十二月二十四日晚留在家讀書,過一個真正平安的平安夜。(何某可不是基督教或天主教徒)



hohuiran | 23rd Dec 2006 | 一般, 樵於書林 | (1226 Reads)

  看《英倫采風》第四集,驚見一篇傅聰的訪問。原來林行止訪問過傅聰?

 這篇林行止對傅聰的訪問,是一篇很重要的文章。林行止是一個報人,有問問題的觸角,而且他是業餘音樂家--他習小提琴多年,曾說過音樂是他除經濟之外的第二專業--由林行止來訪問傅聰可以想見能夠擦出火花。

  而這篇訪問也確實精彩。林行止的問題問得很專業。可以想見如果林行止不是香港報人的話,這篇訪問很有可能因為政治而不能見光。

  訪問後附有一篇王恩所寫的《關於傅聰》,想多點認識傅聰的可以找來看看。這裏先簡介一下。

  傅聰天生下來便註定要活在世人眼光之下,因為他的父親名叫傅雷。《傅雷家書》大家也知道的了。傅雷本身是翻譯大家,也對藝術有研究,坊間可以買到他談音樂的書。傅聰就是生於這樣一個文藝世家。傅雷從傅聰很小便開始培養他成為鋼琴家,而傅聰也自小顯露出一些成為音樂家的特質,例如從小已愛聽古典音樂。

  傅聰在鋼琴方面的天才在波蘭舉行的蕭邦國際鋼琴比賽裏展露了出來,令世界驚奇,中國人驕傲。按蕭邦鋼琴比賽就是幾年前李雲迪參加且得了第一使他一夜成名的那個比賽。當年李雲迪破了兩個紀錄:第一個中國人得到冠軍,且是得歷來最年輕的冠軍。但是說到中國人得獎,傅聰才是第一人,他在一九五五年的第五屈蕭邦鋼琴比賽裏得了第三名,且拿下了「馬庴卡」獎。當年是共產主義在全世界鬧得沸沸燙燙的年代,波蘭和中國同為共產國家,但是波蘭是蕭邦的故鄉,當時的藝術氣氛較自由。傅聰能夠到波蘭,當時也是要得國家支持的,是國家「派」去的。

  蕭邦國際鋼琴大賽是樂壇最重要的鋼琴比賽,歷代得獎人不少也成了世界知名的鋼琴大師,包括傅聰、Ashkenazy、Pollini、Argerich、Ohlsson、內田光子、Krystian Zimerman、Bunin、李雲迪、陳薩、李嘉齡等。 

  得獎後,傅聰作了一個令舉世震驚,事後看令人喝采的決定:不回國。為甚麼他會、他敢作出這樣的決定?這個決定真的不容易做。試想想,中國雖然叫做已經「解放」,但是在搞共產主義,知識分子要上山下鄉,要勞動,而且像傅聰一家這種小資產階級是要被鬥的。更重要的一點是,他的父母家人仍在大陸,這樣逃亡(這個詞頗合當時的形勢),可能代表以後也不能見家人的面。

  在林行止這篇訪問裏,「為甚麼逃離中國」這問題是被觸及了。傅聰回應是為了音樂。他說愛好音樂的人都希望能在不受任何限制阻撓的自由環境下發展他的藝術生命。最精彩的一句「馬克思主義不能改變一加一等於二的定理,卻說你彈的是布爾喬亞的音樂!」真的是一語道破了共產黨的辦事手法。以莫須有入罪是中共行之有年的手法,觀乎程翔案便可知。若果傅聰當年選擇回大陸,大概要整日勞動,不僅沒有多餘的精力搞音樂,思想自由也沒有了。傅聰以後能在樂壇繼續活躍,演出和權錄音,全因他當日沒有回國,為此一眾樂迷便要喝采了。何某認為傅聰作出出走這一決定多少跟他父親傅雷有關。若果傅聰因為回國而斷送了他的音樂前程,想想傅雷會是多麼的痛心,甚至比死更難受?

  而傅雷也的確是自了餘生的。先叉開一筆,若果有網友之前見到chris 的留言而不太明白的話,現在便該了解多些。對於傅雷的死,林行止的訪問也有問到。林行止問道謠傳傅雷的死是否屬實,這裏照錄文章裏傅聰的回答:「是的,這是事實,我相信他們是服毒自殺的」。從傅聰答的語氣好像也不能十足百分百的肯定。傅聰說「相信」,因為已有前科:傅雷在日本時期和國民黨時都準備過自殺,再者自從傅聰在報上讀到這消息後便沒接過父親的信。那個年代,在外的兒子連父親的死也不能弄個明白。

  作為一個業餘音樂專家,林行止當然會在訪問裏問到一些關於音樂的問題。讀到一些有趣的東西,就是傅聰把幾個西方作曲家比作中國的詩人。他把蕭邦比做李後主,貝多芬像杜甫,舒伯特像陶淵明,莫扎特像莎士比亞(別弄錯,這個可不是中國詩人)。這種比較真的頗有趣。是否有同感則見仁見智。傅聰亦提到他所彈的唯一一首中國小曲:賀綠汀的《牧童短笛》,這首小曲收了在郎朗的《黃河之子》碟內。但是傅聰的錄音便好像沒見過。
  再說一下何某現場一次聽傅聰的經驗。那是零四年四月二十三日的事,在大會堂,當晚傅聰跟葉詠詩指揮的香港小交響樂團合作奏了兩首莫扎特的鋼琴協奏曲,第二十六和第十三。記得當晚傅聰隻手戴上露出手指的手套,大概琴彈得多了,有多少退化吧,畢竟已是七十歲人。傅聰彈起琴來,就像訪問裏所說「搖首吟哦」。當晚的音樂會細節的已不記得了,但何某很記得傅聰彈琴是的touch,輕盈細緻,沒半分過分,聽起來很舒服,是很好的莫扎特詮釋。彈莫扎特是很奇怪的,他的音樂對鋼琴家來說算不上難彈,但是要彈得好往往是技術未成熟的幼童和上了年紀技術已是爐火純青的鋼琴家才彈得好的。且很多時鋼琴家都是老來才彈莫扎特。Bohm 說過莫扎特能寫出仙樂是因為他早已看破生死,何某以為這是為甚麼不為生死苦惱的孩童和看破生死的老人彈得好莫扎特的原因。

  其實傅聰彈琴是搖首吟哦還有practical 的原因,就是他要身兼指揮的工作。何晚聽的那一晚他只是獨奏,但是近幾年他卻為「Meridian」這label 錄了不少碟,當中的莫扎特鋼琴協奏曲都是他身兼獨奏和指揮的。習慣使然,他彈起來當然會搖首吟哦了。

  開券有益真的不錯。遇上這篇林行止的傅聰訪問實在是大有收穫。



hohuiran | 21st Dec 2006 | 一般 | (317 Reads)

  獨自在尖沙咀閒逛。想像自己是一個初來貴境的遊客,拿着相機拍下四周的燈飾。但是對這些東西太熟了,不太有遊客feel。
  倒是想如果我是一個遊客來到這裏,會奇怪怎麼在遙遠的東方這個拜佛說孝的黃皮膚黑眼睛民族會在紀念一個中東人生日的日子在滿城大廈的牆外掛上這麼多燈--燈這麼耀眼,難道他們不用睡覺的嗎?
  還有就是怎麼總是到哪裏都這麼多人?
  又,為甚麼每個人都好像在拍照?
  最緊要是好像每個人都有一部相機。難道這裏的身份證已進化成一部相機?

 

 



hohuiran | 19th Dec 2006 | 一般 | (643 Reads)

  每晚以「高朋滿座」送飯的你,不知有沒有留意到劇中的廣告?
  所謂「劇中的廣告」不是每節中間所賣的廣告,而是安插在劇情內的廣告。
  最明顯的是差不多每一集總會有角色被安排到按摩椅專門店試坐按摩椅,試坐時,飾演按摩椅推銷員的陳敏之便會講解那按摩椅的功能,更會有一些軟性的對白如「買按摩椅不是貴就是好的,最重要是適合客人」等,實行冧掂你。除了陳敏之的按摩椅推銷員,還有李思捷的速遞員、曹永濂的保險經紀,甚至是喬寶寶的瑜珈學堂,也是在有意無意間向你推銷。
  這種把廣告嵌進內容的手法叫做Product Placement,原來也已有好幾十年歷史了。根據「經濟學人」零五年十月的一篇文章(Lights, camera, brands),寶潔(P&G)早於三十年代已在廣播劇裏引進他的番梘牌子。而最普遍的product placement 當數在電視和電影裏的吸煙鏡頭。
  在香港,這種形式也不是首見於高朋滿座。之前在皆大歡喜已用過,那時用這手法的是政府(!),在劇裏提醒人們搬遷後要記得更改地址。
  有了這種賣廣告手法,以後編劇的可能不再為人物寫故事,而是由高層拋給他一堆贊助商的名單,然後要他想辦法寫一個把這些贊助商串連的劇。而且廣告商和編劇可加進些創意,引進一些相輔助、加起來相德益彰的產品,例如:


  曹永濂:今晚Dragon-i 有節目喎,大家一齊去玩囉!
  李思捷:都好,但係玩還玩,最緊要安全,買定幾個杜蕾斯先。
  鍾景輝:冇錯啦,但係萬一有咩差錯,唔知點算,大可以搵謝偉俊律師幫下手架!

  亦可能會有一些很有趣的情形出現,就是兩個敵對牌子出現的時候:
  鄭丹瑞:今日喺百佳以超筍價十蚊買咗六打雞蛋,真係好鬼抵!
  伍詠薇:百佳幾時及得惠康咁抵吖!惠康買六隻雞都係十蚊咋!

  想到若果真的有這些情形發生真的很有趣,亦期待快點會有這種節目出現。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