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ohuiran | 30th Nov 2006 | 一般, On Blogging | (405 Reads)
  當網誌受歡迎,每天也能吸引一定人數瀏灠的話,你便可靠這個blog 支撐你的生活。
  例子有不少,但何某一般只局限於自己的天地,就是報紙雜誌,對於網上世界其實是很「昧」的,整日在擔心如何找些例子。剛巧今天信報的畢老林舉了一個靠寫blog 維生的例子,便順手牽羊放在這裏。這個blog 名為dooce,寫的其實真的只是生活小事,可能世界上有千百人跟網主經歷過差不多的事情,但卻這樣吸引人每天去看。
  再之前蘋果的尹思哲也有寫過一個美國年青人Brian Stelter 的網誌TVNewser。這個網誌由一今年二十一歲的年青人所寫,每日瀏灠人次竟達八十二萬!八十二萬,大概何許人三代繼承寫下去也沒有這個數字吧。而這樣一個blog 的影響力是很大的,大公司的頭頭也要看。
  各位blogger 也知道,寫blog 是沒稿費的,那錢從何來?就是廣告費。那些blog 就是靠賣廣告賺錢的,有些甚至會有專人做sales,甚或寫手。這也合理,試想,要每天不停地寫,沒有銀行假放,只一個人怎麼行?
  但是如果現在要辭掉工作全職寫blog 又是否吸引?對何某來說這是不行的。一來沒這麼大的客量可足夠維持。二來又真的不知寫些甚麼才好。要長期維持一個賺錢的網誌,真的要朝九晚五才行。要何某朝九晚五坐在電腦前?死掉都似。而且即使網誌能賺錢,是否及得上正職的薪金?但寫blog 為生有一樣好處,就是不用被老闆炒魷魚,除非自己動手炒自己,又或者網誌再沒人看。
  寫blog 也不是個人專利。亦有些企業會寫blog,都是賣廣告的一種。
  靠blog 而活在外國似更容易,因為動輒上萬人瀏灠。雖然香港有二百萬博客(今天尹思哲說這不可信),但blogging 的風氣好像還不太盛。
  何某亦有興趣知道要有錢賺到夠生活開支,每天點擊率的threshold 是多少。若果有這些統計不妨告訴何某。

hohuiran | 29th Nov 2006 | 一般, On Blogging | (602 Reads)

  不知一眾blogger 有沒有跟何某差不多的感受,就是有了自己的blog 後就好像變成為blog 而活。
  寫blog,最重要是寫得密,不怕一日三次,最怕三日甚至三十日也沒有一次。但是天天寫,寫些甚麼才好?於是乎,為了尋找放在blog 裏的題材,便無時無刻不在左望右望,看看能否得到靈感。看到曱甴經過,好不好寫進blog?但那只是公廁,又好像沒甚麼特別,如果是半島的Felix 的廁所又不同(隨意在網上找到網友stellav 的blog 裏有這個廁所的照片,記住要看看男廁,因為尿兜前是維港景色,看着維港放水,「天降甘霖維港上」,呢,剛剛那一點浪就是何某造成的了...)。
  而寫blog 不能只靠文字,相片是少不了的。而何某亦因為開始了這個blog 而買了一部相機隨身戴着。
  每天開始寫post 之前,login 進mysinablog,第一樣看到的便是在自己網誌的留言。這不能不覆呀!
  有了自己的blog,當然也要看其他人的blog。未有blog 時可以看看人家的blog 的設計,開blog 以後便要多上人家的blog,看看有甚麼是blog 界新鮮事,要趁熱加把口,又每當有大事發生又要上何許人誌看看何某有甚麼想法(哈,自大症又來了)。世上有這麼多blog,當中不乏得意有特色的blog,可算是論盡天下事,往往看blog 看到自己不想寫了。
  這些已是最基本的了。如果要為自己的blog 加進其他元素如podcast 等,熟悉電腦的或許不消一會便弄好,門外漢隨時為了這小玩意而耗上半天。何某便曾為如何在sidebar 加進圖片而費煞思量,而現在便為如何在post 裏插一個音樂播放器而苦惱,一來找不到好的儲存空間,二來那些音樂檔太大,三來不知要如何放個播放器。何某最想要的播放器是這個樣子的。遲些如果找不到合心水的便要請教PK了。
  這些加起來,不知每天要用上各blogger多少時間?像何某,post 一篇,先要scan 要用的圖片,然後打,然後逐條link link 好,再算上一邊寫一邊看資料的時間,大概要用上個多小時吧。看着案頭那堆書,這個多小時真的令何某頗有罪咎感。
  像何某這樣個多小時是小事。很佩服像港燦那樣,每寫一行也要計過數,他的post,總不會在個多小時便可完成吧。
  經濟理論說,何某用這個多小時寫blog 而不讀書,是因為寫blog 帶來更高的utility。那寫blog 的樂趣又在哪裏?

  1. 有地方讓自己發聲
  2. 所寫有人看
  3. 見到有人留言

  真的,看到有人在自己的blog 留言是一件很開心的事,集思廣益,這些留言可令何某多想想自己所說的好不好,見到一些鼓舞說話甚至可樂上半天。前幾天看到報紙說香港有blogger 二百萬,那就多過七十一,梗有一個喺左近了。



hohuiran | 29th Nov 2006 | 一般 | (218 Reads)
人民幣升值
  人民幣升穿了港元兌換價的下限。看來不久之後人民幣幣值會高於港幣。
  那麼以後那些賣大陸書的書店便不能再以1:1 作招徠。當人民幣幣值低於港幣時,大可以用$100港幣換成,say,$105元人民幣,再到1:1 書店用$100人民幣購入平常要$100港幣的書,然後袋袋平安那剩下的$5人民幣。
  再過不久,大家見到1:1 是在深圳賣港版書的書店,大陸客用$100人民幣換成$105港幣再買$100人民幣的書,留起那剩下的$5港幣待下次到香港時買串魚蛋吃。
  但是人民幣升值不只影響大家1:1 買書。當年日本就是因為日元升值而弄致經濟插水,到現在仍未好(日本息口好像不夠1%)。那麼人民幣這次升值又會有多大影響?暫時或許未見大震蕩,但是升得咁上下便會開始影響出口。這其實是中國和美國(美國不斷施壓要人民幣升值)人民所不願見,卻是美國的政客所落力為之的。中國出口廉價物品到美國,賺了外匯,美國人民可以買進低價貨(品質是不遜的),大家一起happy,但那些美國政客卻打着要「保護美國人民飯碗」的旗幟,又要人民幣升值,又要實施貿易限額。想想:如果美國人民是趕中國工人的活的話,美國還算是那門子的超級大國?這樣的貿易保護主義能保得多少飯碗?

牛哥
  牛哥是何某洗碗那間餐廳的熟客,真名不詳,卻因為總是在說「現在牛氣沖天,怕甚麼!」而被街坊們稱為「牛哥」。
  最近這幾個星期,牛哥都打扮得身光頸靚,一坐低再不是叫最抵食的「常餐,熱奶茶」(凍飲兩蚊都唔使加),而是要全餐牌最貴的「瑤柱蟹籽鮑片肥鵝肝炒飯」(好吃不好吃不得而知),飲的是要加七蚊的雜果賓治。
  但昨天牛哥竟然很奇怪地,一坐下便對着電話大叫「斬呀!」難道牛哥轉行劈友?之後又聽得他嗌「快啲同我斬咗個倉佢呀!」哦,原來是股票。
  見勢色不對,便到後巷找蓮花姐,只見她對着那洗碗盆搖頭嘆氣,細看更是淚眼汪汪,一問,原來股市大跌。昨天個市開市後越跌越有,最後竟跌了個五百幾點,成為今年最大跌市日。
  不知這個跌市中多了多少蟹,只知牛哥今日點的是久違了的「常餐,熱奶茶」。

hohuiran | 28th Nov 2006 | 一般 | (728 Reads)

  李克勤近來好事近,快要結婚,且他的新碟「演奏廳II」賣個滿堂紅。這次新碟,又是來個古典加流行曲。引來一致好評。何某沒有買這隻碟,但看見海報上那個鼓手便倒胃口。敢肯定那個鼓手是業餘扮專業,擺個pose 也不像樣。真正的鼓大師是這樣的
  唱了這麼多年歌,李克勤的唱功是不用懷疑的了(李克勤的粉絲可以不用留言聲討何某支持偶像了)。但是看到這樣古典音樂加流行曲的組合,便令何某想起李克勤和郎朗當年(原來已是03 年的事)合作的歌「我不會唱歌」,一首何某覺得絕對是「眼高手低」之作。
  這首歌的賣點,何某認為更重於李克勤的,是郎朗。不談李克勤,只談郎朗。鋼琴部分在這首歌主要分為兩個部分,就是「李斯特的鐘」的部分,其他算作另一部分。必須說一下那其他另一部分,那些音符,不要說郎朗,就是普通一個考了八級甚至六級鋼琴的學生也會覺得無甚難度(對古思哲兄來說大概等於食生菜吧?),但是郎朗貴為「中國鋼琴之王」(「郎朗彈得好過李雲迪」好像已是共識,但何某仍覺得李雲迪的技術也是一流的),彈這些他根本不用花時間練習只需錄音時即席彈便行的音符,豈不浪費?於是,那些想令鋼琴部分有難度卻又自己寫不出的背後音樂人便想到好方法--抄。但是天下間難度高的鋼琴音樂何止百千,抄哪首?哈,剛巧早些時李雲迪推出李斯特大碟,街頭巷尾也在播他彈的李斯特的鐘(La Campanella,S.140 No.3),這便成為當然之選。


  陰謀論的何某當然想到的不只這些。何某直覺上覺得要加入李斯特的鐘的是郎朗,為要狙擊李雲迪。
  驟眼看起來郎朗和李雲迪的reportoire 是很不同,李雲迪是蕭邦鋼琴大賽的冠軍,當然彈不少蕭邦,而他的李斯特大碟也獲得一致稱許(有意見認為彈得比他第一隻蕭邦大碟好),他主要彈的便是這兩個作曲家,還有其他一些作曲家,特別是encore 的曲別內,像中國小品向陽花(Sun Flowers),和俄國作曲家Moszkowski (這是受荷洛維茲影響了)。郎朗呢?他記性驚人(壹週刊說他腦子裏有四十首鋼琴協奏曲!),所彈也廣泛。本來想說他較少涉獵蕭邦,因為那跟李雲迪太親密了,但是上郎朗「回憶」大碟的網頁卻發現在一句「Chopin’s third Sonata (which as been in Lang Lang’s performance repertoire for almost a decade)」,便收回。
  雖然看上去好像很不同,但是細心便發現其實有好些曲目是一樣的。剛才提到過的蕭邦第三奏鳴曲,李雲迪第一隻蕭邦大碟(2001)裏有收錄。郎朗在紐約卡奈基音樂廳的獨奏會(2003,碟在2004 出)裏作加奏的李斯特「愛之夢」出現在李雲迪的李斯特大碟(2003),還有李雲迪維也納獨奏會(2005)的錄音裏有莫扎特C 大調鋼琴奏鳴曲K.330,郎朗「回憶」(2005 )裏也有這首奏鳴曲,同碟裏的舒曼兒時情景(共十三首)在李雲迪的「Encores」裏有第七首。
  真的覺得郎朗是有心要彈一些李雲迪彈過的。就像蕭邦第三奏鳴,為甚麼都是第三?李雲迪彈過了第三,郎朗為甚麼也要彈第三而不彈第二(第二是有名堂的,叫做葬禮進行曲「Funeral March」)?是因為第三對郎朗有特別意義?
  好了,就當他們抽籤剛好都抽中第三,那莫扎特的鋼琴奏鳴曲呢?為甚麼大家都是K.330?莫扎特寫了接近二十首鋼琴奏鳴曲,偏偏就是大家都彈那首。
  何某相信郎朗是有選曲自由的。而他也太計較,要跟李雲迪作比較,就是要做到「比佢好」。何苦?有一些曲目,何某覺得是李雲迪勝,像李斯特的愛之夢和蕭邦的第三剛琴奏鳴曲。但是郎朗也有他的優勝之處。刻意的做比較,除了可弄些gimmick 外,若評論覺得某一方較好會令另一方不開心,樂迷的曲目選擇也少了。當然,能夠直接比較兩個鋼琴家所彈的同一曲目是好的,但是較可取的是李雲迪的那種「專輯化」,這樣可令大家更全面了解鋼琴家對某一作曲家的詮釋,像郎朗這樣散的錄音,真的,「狙擊」的嫌疑很大。

 


二十九日補記:今天閱報才知原來李克勤盧淑儀已於昨日拉埋天窗。真是恭喜晒。記得嚮應曾特首生返三個呀。

 

又:在電視見到阿Sa 說好男人已全被人要了,但其實何某仍是available的。 ^_^



hohuiran | 27th Nov 2006 | 一般 | (254 Reads)
  從小到大都是讀書不出眾,做事沒出息的,開了這個blog,一派胡言,所在多錯,竟蒙mysinablog 錯愛,選為焦點推介,就如學生考試「肥佬」卻得先生讚賞,頓感汗顏之至,竟自面紅耳熱兼出一身汗。

  孔明才甲天下猶「不求聞達於諸侯」,何某更無求聞達的資格, 這何許人誌活該羅雀。既蒙不棄,當改疏懶之陋習,努力讀書聽音樂(和寫blog),務求越寫越好,若干年後回看或可引以為一快。

 



hohuiran | 26th Nov 2006 | 一般 | (237 Reads)

明周的天星碼頭DVD
  明周的天星碼頭DVD 今天起憑印花換。當然換了一隻。內容不太多,頭一半是一些歷史相片和歷史片段,也有些蘇絲黃的世界的片段。後一半是天星碼頭最後一夜所拍的影片。
  可惜的是碟內只有影片,沒有提供一些相片,用來做wallpaper 也好嘛。
  若果你想記下那一晚的回憶便應該收藏它。


天星碼頭的死因
  在蘋果日報讀到吳靄儀的文章,說天星碼頭和皇后碼頭的死因。
  文章名為「皇后碼頭」,說特區政府要拆掉天星碼頭和皇后碼頭最大原因是去除殖民地色彩。為了不再見到這與英國皇室關係密切的碼頭,政府便要填海拆天星拆皇后,更要在添馬艦建政府總部,總之以前殖民地皇室的就要變成現在特區政府的。
  想來想去也不明白為甚麼要洗掉殖民地的回憶。單從藝術角度便很應該保留這些前朝留下的建築。而且香港之成為香港,就是在英國治下發生的。地已經收回,還會怕有朝一天會重落英人手中嗎?
  保留殖民地回憶也有另一重意義,就是記下英國曾經在世界推行殖民主義,把香港強租去,現在的英國人多少也有點耻談它的殖民史的,保留一些前朝遺跡也算是對後世的一種功德。當然,以此推論,亦應弄個文革博物館才行。

國家地理雜誌為布殊政府服務?
  十二月的國家地理雜誌,封面是土星故事(這個必看),但其實主打的是一篇伊拉克戰區醫療前線的報導,足足三十八頁。這雜誌之前也有報導過伊戰,是一名記者的日記。這次不同,圖文並茂地報導在伊戰前線受傷的美軍如何可得到最快的援助,康復後回到家園又如何得到各種支援,何某更讀到一句美軍醫院護士的話:「我想人們不知道我們在伊拉克人身上出了多少力,大多數我們拯救的都不是美國兵。」
  這些報導在一個戰地報導來說是正面的,而這份雜誌在美國十一月中中期大選前已上架,難免令人覺得這本雜誌在為共和黨服務,令美國人民對伊戰前線的印象沒那麼劣,且美軍在伊拉克是真正在幫助伊拉克人。這次中期選舉,伊戰這題目是關鍵,國家地理雜誌這個時候出一篇這樣的報導,縱使報導是做得出色的,但不免瓜田李下。而以土星來做封面,想是免得太過hardsell,在讀完土星後才「不知不覺」接收了伊戰的報導。

當年
  正在看林行止英倫采風第三集。那是七十年代尾所寫文章的結集。雖說是寫於幾十年前,但若放在今天卻生出不少趣味。
  還記得不久前的中非峰會,中國免了非洲國家過百億的援助。原來中國幾十年前毛澤東時代已然這樣做,當年中共借錢給坦桑尼亞和贊比亞建鐵路,一擲一億七千萬鎊(當年數字),當年中國人民仍在水深火熱中,中共卻在外這樣闊綽。中共當年借錢給這兩個非洲國家,不計利息,但問題是,他們有足夠的財力嗎?原來有個頗為有趣的條件,就是要這兩個國家每年從中國入口一定數量的「土特產」(不知會有些甚麼?)。
  另有一篇是說加拿大和意大利宣佈和中共建交,且立刻開闢飛大陸的航空路線,但是中共卻沒有這個能力開闢外國航線,林行止說這是不能也,非不為也。才數十年光陰,已換了個光境,雖然航空業仍待擠身世界級,但已有長足發展,這些年來發展真的很快。
  又讀到一篇林行止寫關於他做留學生時的房間,較之嬉皮士還要亂三分。這令何某想起當年讀書,宿舍房間也是亂得可以。大概男孩子都是這樣的吧。



hohuiran | 24th Nov 2006 | 一般 | (188 Reads)
  可憐的程翔,被大陸法院判他犯了間諜罪判了五年被判監五年,上訴後維持原判

  如果作出裁判的是香港法院,何某會信服這一判決。現在的判決卻是由大陸的法院所作,程翔不能找自己的律師,閉門一段時間後更被指已認了罪(見原判決書)。他所觸犯的條例,在北京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判決書裏列出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110條」。上網查一下(原來中國的法律是可以在網上找到的),在刑法之下第一百一十條是這樣的:

第一百一十条 有下列间谍行为之一,危害国家安全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一)参加间谍组织或者接受间谍组织及其代理人的任务的;
  (二)为敌人指示轰击目标的。

  而何某見不到「危害國家安全」的較為準確的定義。當然,全世界也知道(也就是相信)甚麼是危害國家安全是領導人說了算的(不知這樣說是否揭露國家機密)。
  吳靄儀在一篇名為「Legal chill from the north」的文章指出如果程翔是在香港受審,他已被釋放。這是法律專家(這個法律專家應當和大陸的法律專家分清楚)的意見。
  可憐程翔,一生愛國家,但是你愛國家,國家愛你嗎?我們聽到讀到不少愛國之士被逼死或批鬥,最令人難過的是這些多是有才之士,你越是有才幹,你越是被整,這是個甚麼樣的世界?胡溫上台以來努力給人一個文明講理的形象,溫家寶更是顯得一副菩薩心腸,但怎會容許程翔事件發生?讀程翔網所載他所撰的文章和他的簡歷,的確是對國家一片丹心,大概因為這樣是犯上顏吧?畢竟他是清醒的,知道黨不就是國,國不就是黨,即使冒犯黨也要為國家發聲,見到國土減少他吶喊,回顧過去幾十年中國的經歷,滿紙沉重。讀到這樣的文章,要相信寫這些文章的人要顛覆國家、危害國家安全?就像電影情節,不是沒可能,但實質證據還是得拿出來。
  也為他的家人難過。你們為了身陷囹圄的程翔奔波頻撲,何某雖幫不上忙,但是在支持着你們。還要寄語程翔,要「頂住」,冤,會有昭雪的一天,更希望他不會因此而對國家死心,如果程翔的心也死了,那是國家的大悲劇。
  程翔代表的不是他個人,不是海峽時報,不是中華歐亞基金會。他代表的是一代愛國讀書人。判程翔有罪就是判愛國有罪,就是等同於把一眾國家前途繁於身的讀書人判處死刑。因此,何某要喊一句:「還我程翔!」


hohuiran | 23rd Nov 2006 | 一般, 表演/音樂會 | (1325 Reads)

  久石讓是寫了很多很出色音樂的音樂人。你定會聽過天空之城,還有其他像飛天紅豬俠、風之谷、最近的哈爾移動城堡等,這些卡通的音樂都是出自久石讓。每提到久石讓便會想起宮崎峻的動畫,分割不了。
  先說一些預料會發生但是沒發生的:何某預計途中會有手提電話響,但是卻沒有。或許文化中心阻隔手提電話訊號的工夫是做得好的。
  再說一些沒料到的事情。音樂會竟然沒有場刊(大概那些場刊是開季前印好的)。樂隊裏有數個久石讓的「御用」樂手,大概是他從日本帶過來的。還有就是原來是沒有天空之城的(在音樂廳外的海報是寫着天空之城的)。但不管怎樣,也不減觀眾熱情,還有這個音樂會的可觀性。

  在這個音樂會,久石讓同時擔當鋼琴獨奏(雖然樂隊也有鋼琴)和指揮。音樂會開始他先在鋼琴奏起一段主題,然後一躍而上指揮台,讓樂隊接下去。因為沒有場刊,何某只能大概說有些甚麼音樂。上半場有好幾套動畫的音樂,如風之谷、和哈爾移動城堡等(要多謝整場在何某身後為女伴作講解兼顯示自己對久石讓音樂很熟悉的仁兄)。
  下半場,先來幾首鋼琴獨奏,之後樂隊才出台。獨奏的三首鋼琴音樂有兩首是何某知道的,收錄在一名日本女鋼琴家井口真由子一隻名為「Poesie」的碟裏邊。(說起這隻碟,跟何某也是挺有緣的,因為是何某無意中在信和以三數十元購得的,當時仍未弄清久石讓是誰,但買回來卻覺得音樂寫得不錯,之後才知久石讓就是為宮崎峻動畫寫音樂的人)在下面post 其中一首他彈過的音樂,名為Summer,這個版本是井口真由子的演繹,但跟久石讓在音樂會彈的分別不大。下半場應該多了一些久石讓在最新的大碟Asian X.T.C. 的音樂。這隻碟何某買了(現場不斷傳來「久石讓最新大碟」的叫聲,當然亦有其他動畫的原聲大碟可買。何某更被告知那些碟只可在音樂會買到),但不通日文,也不知X.T.C 這三個英文字何解。中間有一段是鋼琴再加上幾個弦樂部組成的四重奏(即是鋼琴五重奏),這該是出自這隻碟的。提一下今晚的第一大提琴,不是平時的鮑卓力,而是一位嬌滴滴的女士,應該是跟久石讓一起從日本過來的。她的大手提琴也確是有一手。除了大提琴首席外,大提琴裏也有幾個陌生的樣子,負責鍵盤的也不是平時所見的面孔。
  音樂會以龍貓作結。這首音樂完了後大概音樂會也已完結,但是台下觀眾沒為意,要靠團長梁建楓提示才知道要繼續拍手作curtain call。但是久石讓才出來便捉着梁建楓的手要他領着樂隊離台。自己作回到後台。觀眾掌聲未絕,他再出台躹恭,這時候很多觀眾也站了起來,而何某知道整個音樂廳也在等待「天空之城」的主題。他見觀眾熱情,便再坐到鋼琴前,加奏了一首。何某不知是否天空之城(因為天空之城的原聲大碟裏也有一段鋼琴獨奏),但不是一般所熟悉的天空之城主題。加奏過後,觀眾仍意猶未盡,但是燈亮了起來,唯有離開。
  聽久石讓的音樂的確是很enjoyable。很記得在哈爾移動城堡裏有一段是弦樂作staccato 的,看到長笛的Sterling 女士笑容滿面,其他樂手也一副很enjoy 的樣子。又要一讚銅管樂,特別是小號和長號。圓號仍然是問題所在,音樂會第二首音樂已聽到有錯音。但是除了這個圓號的錯音,整隊港樂奏來也很順暢,大概因為久石讓的音樂對職業樂團來說沒甚麼難度。
  久石讓的音樂是一流的了,那麼他的鋼琴如何?這個不太聽得出,因為他演奏的鋼琴樂段也不算得特別難。他的指揮呢?該是自學成材的吧,看他在音樂開始前先把雙腿分開,兩膝微屈,再把兩手放在胸前,一副耍太極的模樣,且他每數一下拍子便把膝頭屈一屈,跟其他指揮很不同。
  很久沒見到一個全滿的音樂廳。即使是港樂的叫座節目也很難見到滿座。還有多少個久石讓音樂會呢?很多人也買不到這次音樂會的票,那沒辦法,唯有看何許人誌望梅止渴吧。

  Summer-久石讓作曲,井口真由子演奏。

 




hohuiran | 21st Nov 2006 | 一般 | (473 Reads)
  曾在這裏留言的baspitakika 說他這個名字是「百思不得其解」的拼音。這讓何某想起曾在明報月刊讀到一篇有趣的短文,替古人改英文名。
  那一期已不知收到哪兒,記得改過的古人有孔子和韓愈。
  孔子,名丘,字仲尼。「仲尼」,那就叫做Johnny 吧。以後大可稱他為Johnny Kong。叫做Confucius,有時真令何某看成是「confucious」。另外把「孔」字音譯做「con」也好像不太好...
  還有韓愈。他出生於昌黎,「昌黎」,那就叫做Charlie 吧,Charlie Hon。
  另外好像也在陳耀南在信報的專欄讀到有人叫高力士做「Rex」的。

hohuiran | 21st Nov 2006 | 一般 | (1756 Reads)
  在追揸沽的部落見到他說蘋果日報的尹思哲就是原復生就是孔少林。見到他這樣說,當堂腦裏「叮」一聲,怎麼自己沒想到!何某沒想到,是因為尹思哲的文風跟原復生的不同。股票分析其門如市,但是原復生有他的一種霸氣,是一位劍客,劍鋒所到之處便要見血。尹思哲少了這分鋒芒。
  但又不能不認為君思哲是原復生,甚至一定是,因為時間實在太巧合。想來原復生這次是有心洗去原復生的味道。加上文章短了(何某沒數過字數,但大抵不會錯),感覺更不一樣。如此想來,樓下孫柏文不會就是方卓如吧?而如果尹思哲不是原復生,能在蘋果的財經版佔那搶眼的頂頭大位嗎?曾試過在名字上推敲「尹思哲」和「原復生」和「孔少林」是否有關聯,但無結果。但是從這方面推敲應剔除「孔少林」,因為一般相信那是由幾個人組合而成的,大抵「少」是林少陽吧?蔡東豪的金錢之王有林少陽的訪問,且大家也是獨當一面的年青人,走在一起也不出奇。
  為甚麼要叫做「思哲」呢?會否跟「思捷」(330)有關?這麼巧,跟何某一樣是樂迷的古思哲也是取名「思哲」,無線也有一位冒起新星(何某覺得是頗有才華的)名叫李思捷。如果讓你選,你會選「思哲」還是「思捷」?「思捷」就是思想敏捷,但快不代表甚麼(這不是股票分析。Disclaimer:何某沒有持有思捷環球的股票,跟思捷環球也沒有關係或過節,但Esprit 的衣服倒是有幾件的),「到point」才是重點。如此想來,原復生已昇華到在哲學層面做分析揀股票。這也是一個可喜的過程,從原復生這個到處踢館的陳真,到循入空門但深藏絕世武功的一燈,到現在似已成佛了,要渡股海(也就是苦海)裏的芸芸眾生。
  亦想到另一位蘋果的寫手宋漢生。何某覺得他就是左丁山筆下的肥仔H。當然是無從為證了。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