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ohuiran | 30th Oct 2006 | 一般, 樵於書林 | (572 Reads)
  這幾天也較懶,想不到下本要看的書是哪本。不想看些大件頭的,又不大想看英文的。剛好見到這本林行止的英倫采風第二集,便開始讀起來。第一集已看過,隔了這麼久也未看第二集,而書好像是在書展買的(不記得是今年還是去年的書展)。而反正讀了第二集,應該會順道把第三和第四集也一起看掉。
  跟第一集有點不同,這一本主要不再是寫關於林行止在英國留學時的事情,反而主要是一些關於外地的經濟和見聞等。因此讀這本書跟讀第一集的心態應該是要不同的。

hohuiran | 29th Oct 2006 | 一般 | (634 Reads)
  今天的南華早報頭版放了一個PhotoHunt 的遊戲。兩張相真的很相似,驟眼看上去是一樣,但看真點,人物依舊,位置卻調換了。
  兩張相都是同一場合拍的,都是頒授紫荊勲章的儀式,但一張是四年前,由董建華頒給曾蔭權,現在卻變成了由曾蔭頒給董建華。蘋果日報也有授勲儀式的照片,卻欠了這份心思。
  看着這兩張照片,真的是有今夕何夕之嘆,現在還有誰記得董建華?即使記得,卻已沒人提起他,對他有興趣了。
  剛巧昨天到港大的馮平山博物館參觀了一回。經常在它的門前經過,卻總是過其門而不入,因此昨天便入去看看。
  原來裏邊真的是有寶的。不少港大人日日在正門出入,不知有沒有留意這楝沒有刻意吸引你目光的建築?這建築,該是英國舊式的設計吧?兩層高,樓頂正中是一玻璃頂,引進天然光,卻又不是透明,令你看不到居高臨下的圖書館。裏頭的確藏了不少文物,最早的甚至是戰國時期的!大概是百多年前英國人搶掠中國文物回英時怱忙中遺下的吧?雖然也有私人捐給博物館的(何某就見到李業廣所捐的一件漢朝文物)。相較之下,中大文物館的展品便較失色了。
  除了文物展之外,博物館也有藝術品展覽,而現在在頂層是一個名為「香江知味」的展覽,內裏是一些香港的舊照片,看倌們可知道半個世紀或更早之前的名酒家和他們的照片,舊時的街道的容貌,何某忽然驚覺,怎麼照片裏的地方這樣陌生!例如內裏有一幅是灣仔的電車路,電車路兩旁很寬闊,商舖隔得很遠,而兩邊只得寮落幾個行人,而車輛卻沒有一部!還有其他如彌敦道和加士居道的交界,彌敦道和旺角道的交界,看着那些兩旁沒有高起來的行人路的街道,誰會知道那竟是旺角道!還有何某也算是熟悉的佐敦道,竟是不敢相信那就是佐敦道,更不消提那些甚麼王儲公主來香港時的巡遊了。你從小到大都是生活在香港?那麼你敢說你很認識香港嗎?看完言個展覽後,何某便想開始買一些香港的舊照片。
  亦想到拍一些照片。後之視今猶今之視惜,幾十年後的香港人又會否對我們現身處的香港覺得陌生?因此何某亦想為香港留下一些影像,幾十年後讓那時的香港人也知道現在的香港是甚麼樣子。而有些甚麼是很有可能在這幾十年變得很不一樣甚至消失的呢?
  第一樣想到的是維港。有誰可想像得到舊時的維港闊差不多一倍,而水土接壤之處不是石屎而是小灘?或許幾十年後維港會更加窄,窄到可以在維港旁舉辦擲飛鏢大賽,人在尖咀而鏢鈀在會展,甚至把整個維港填滿,西環和西九接壤,直到鯉魚門也是填平了的。荒謬?誰敢說這沒可能?
  其他要拍下的還包括可以在九龍看得到的太平山,還有間中抬頭仍可看到的藍天,還有大學男生(對,何某相信再過十年全港大學都會變成女校)...
  這個為香港留影的計劃將會命名為「好為後人留今影」。但現在仍只在「講」的階段。或許誰有心也可把照片給何某,何某覺得拍得好的也一并放在這裏。
  昨天談了些科學,今天又想談一些。讀經濟學人,裏頭有一篇文章說全球有兩組科學家在鬥快合成最重的元素,元素118。稱為元手118 因為它的核心有118 料質子(proton)。怎樣合成?就是把一束鈣離子(內有20 粒質子)射向放射性的鉲(Californium)原子。這樣,射了一千萬個一百萬個一百萬(10 to the power 19,就10,000,000,000,000,000,000)粒鈣離子後,終於找到元素118。
  找到多少?
  三粒。
  其中一組先做到這回事便算是勝過另一組。
  科學實驗是不是很有趣?

hohuiran | 28th Oct 2006 | 一般 | (846 Reads)
  閒來在Wikipedia 逛,見到一篇文章很有趣,是關於一個數字:0.999...
  這個數字不是0.999。是0.999...小數點後無限個9。
  還不是數字一個,有甚麼特別?
  特別在原來這樣一個有無限個9 的數字是等於「1」的,不多不少,剛剛好。
  你可能會說:怎麼會?你的反應跟何某的最初反應是一樣的,但再看看文章裏的proofs,又真的相信是相等的。
  先給個簡單的證明:
  0.999... = 3 x 0.333...(無限個3)
   = 3 x 1/3
   = 1
  是不是很神奇?
  數學就是這樣,可以在很簡單的地方來點很有趣的東西。
  但深起來卻可以很深。
  而很淺的東西其實很深。
  舉個例,1
  根據質數的定義,所有數如果它的因子只有1和自己,例如7(你找不到有整數,除了1和7,乘起來是等於7的),那麼這個數字便是質數。
  而1呢?他的因子只有1和1,當是質數無疑吧?但這在數學上是有得拗的。
  還有,0的一次方是0,0的二次方是0,0零的無限次方也是0。
  但是0的零次方卻是1。這又牽涉到很多數學背後的哲學了。
  所以何某是很佩服那些數學家,和物理學家的(因為他們的數學也很了不起),他們的腦子裏可以想像和計算一些根本不可能想得到的那些。現在物理學家在搞些甚麼「弦」理論(string theory),要在十一維空間裏計算,你說,你怎麼想像到一個十一維的空間?在三維之外多加一維(時間不算)便已不知是甚麼了。
  因此,若果有朋友是讀數學或物理的(順便一提,物理是「科學之王」,數學是「科學之后」),不要看不起他們,更不要替他們擔心畢業出來要做甚麼工作,因為即使你年賺十一位數字,放到十一維空間裏便甚麼也不是了。

hohuiran | 26th Oct 2006 | 一般, 戲言 | (2396 Reads)
  今天在都市日報讀到幾篇報導/文章,發發嘮囌。

  做生意最大惡夢
  在都市日報頭版見到「甘泉首航失敗 乘客滯艙6小時」這標題,心想很少聽到飛機起飛不成功的新聞,再看看內文,原來是一些意料之外,可以說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而導致航機無法起飛。
  還有甚麼比這還要大的打擊?當你一切準備就緒,萬事俱備,來到開始的一刻才發生事故。發生事故不要要緊,這可是公司的首航啊!
  商業機構遇到危機是很正常的,但如果公司像Sony 那樣是建立了多年的品牌又是另一回事,最近Sony 因為所生產的手提電腦電池出現過熱甚至起火而要在全球回收,但人家是Sony,電池出了事仍有人買它的PSP和電視等(雖然Sony 最賺錢的是它做finance 的branch),現在甘泉是首航,就好像即時把它打入了地獄。
  但也不是沒有一開始便出現混亂的先例的。新機場就是一例,且已成歷史。甘泉航空作為首間廉價航空公司,它的低價確是有利競爭的,且人的記憶是短暫的,過些時日,或許會漸入佳境吧。

  香江人語
  這一格由不同人操刀。有份操刀的何某最欣賞崔少明。平時看他的文章是在信報,都是較為嚴肅的,但一來到都市日報,便立刻變得平易近人,且不失他的獨到眼光,簡單幾百字,看完後又學多了一些東西。
  但今天的文章是鄭浩文的,一個何某一向不喜歡的大學生。
  先說說他的背景。他是尖子,會考後「拿著令人艷羨的成績拔尖進入大學」(他未成為大學生時的簡介,大意如此),而現在是「香港大學精算系本科生」。
  何某只覺得他在showoff。Showoff 他會考得到好成績,showoff 他入了出名難入的學系。
  但係showoff 唔係問題,寫出來的東西不好看就是問題。
  曾經看過他說自己得浪漫。大概因為他曾到過歐洲「浪遊」半年吧。但是你可以想像一個精算學生,埋首錙銖必計地計算怎麼樣才能減低成本增加收益,然後對你說:「honey,這樣子的利潤可以增加0.5%,真的浪漫死了!」你能想像這樣的情景嗎?不知道女孩子心裏的浪漫是怎樣的,但何某認識的浪漫是要跟你在沒有月光的晚上,帶你在海灘漫步,一起看天上的星星,然後指著其中一顆最大最亮的說,這樣的一顆星較太陽大上不知多少倍,但即使再大也有燃燒殆盡的時候,但即使這顆星也燃燒殆盡,我對你的愛仍不止息(自打三個冷震)...浪漫就是要做傻事做蠢事,不是等同「港大精算系本科生」這銜頭的。
  他今天在都市日報的文章評論了最近的一套電影,「妄想」。看他這篇評論便知他對電影沒多大認識。
  就憑他說的一句話:「像所有恐怖片一樣,最嚇人的是配樂。」
  但是一套電影能夠嚇怕你,是因為配樂嗎?
  談論電影,總離不開兩個度角:形式和風格。恐怖片有它們一套特定了的形式和風格,準沒錯的,凡恐怖片總不能離開這套套。
  配樂是風格的一種。如果你看的那套恐怖片是用配樂來令你嚇怕的,可能那是一部拍得不好的片子,可能有配樂的那一段不是最恐怖的。
  因為沒有配樂,完全的寂靜可以比有音樂來得還要恐怖。
  除了配樂外,風格還包括鏡頭和燈光。恐怖片的燈光總要是偏綠、偏青的。「三更」是典型。而很多時也用上近鏡,把女主角嚇到扭曲的面容作大特寫,讓你跟着被嚇到。
  恐怖片的形式,一個字:慢。當女主角要去開一度門,而門後不知有甚麼的時候,女主角伸手出去捉住門柄再扭動然後把門推開,這個普通人只需兩秒去完成的動作,在恐怖片裏要用上三分鐘。
  還有恐怖片說故事的方式,總是要先把事情的一些表徵給你看,背後的原因是要後半部才說給你知的,這樣便令觀眾有「不知是甚麼」的思想。往往恐怖是來自這種說故事的方式。像「鬼眼」,那男孩的表現跟世界格格不入,甚且見到死人,到最後觀眾才發覺原來在整套戲也出現的男主角原來是早已死了的,觀眾原來整套戲也是在看鬼演戲,甚至是白驚了一場,因為只有那男孩才見到鬼。這,就是形式的勝利了。
  給都市日報一點意見:找個另一位寫文章好看一點的來寫吧。也給點意見鄭浩文:你還小,你前途無限,但你要學學謙虛,也要瞪大一雙眼看看世界有多大。是會考狀元又如何?在歐洲住過半年又如何?在報紙寫文章又如何?總有一些事情是你不懂的。好好虛心學習吧。世界是你的。

  令人佩服
  今天都市日報的中頁,是關於鍾期榮和胡鴻烈兩夫妻的一篇採訪。鍾期榮和胡鴻烈就是樹仁書院,那將可與大學看齊的專上學院,的創辦人。看他們的事跡真的很令人佩服。
  兩人同生於一九二零年。都是國內狀元級人馬。戰亂,到法國得到法學博士學位,回港,胡鴻烈成為大律師,鍾期榮在大專任教。文化大革命,鍾期榮興起辦學的念頭,胡鴻烈知她心意,遂於七一年創辦樹仁書院,提供四年制大學課程。
  三十多年來,兩夫妻花盡心力辦好這所學校,也遇到不少困難。最困難的一役應算當年政府要大學四改三,主流的中大也屈服接受了政府的方案,但是他們卻為着四年大學才是完整的大學生活這一信念而堅持四年制,結果得不到政府的資助,也沒有大學的名份,苦苦經營爭取學生,到了二零零六年,樹仁終可得大學之名,且政府又要重新考慮大學三改四。真金不怕洪爐火,他們作育英才的一片苦心沒白廢,且樹仁多年下來已是桃李滿門,而鍾期榮和胡鴻烈最終亦可在有生之年看到樹仁學院可正式得到大學名份,這確令人感動和佩服。
  雖然一般香港人少不免會覺得讀樹仁的學生都是進不了其他大學才會讀樹仁的,但其實讀樹仁絕對是一件幸福事。


hohuiran | 24th Oct 2006 | 一般 | (26816 Reads)

  先介紹一下甚麼是六合彩。

  玩法

  六合彩是純或然率遊戲,玩法很簡單,馬會會定期攪珠,由一至四十九這堆號碼裏抽出六個,而我們去買六合彩,就是在這四十九個號碼裏選六個,成為一注(一注是六個號碼),再跟攪出來的號碼對照,若你選的號碼跟攪出來的六個號碼完全一樣,你便中頭獎。今晚頭獎預計若一注獨中可得超過六千萬。
  但是馬會每次攪珠也不是攪六個的,它會攪七個出來,第七個稱為特別號碼,作半個字計。因此別以為中五個字是二獎,實情只是三獎,因為二獎是中五個半(5.5)字。

  買法

  單式
  以「注」做單位,一注是一個六個數字的組合,每注五元。
  最簡單的買法,但相信很少人做的,就是到馬會拿一張「單式」飛(即是票,裏頭印有1 至49 這堆數目字),在四個印有1 至49的格子裏的一格劃掉六個數字,再到窗口付$5,當你這六個號碼跟攪出來的數字完全一樣的時候便中頭獎。
  當然,一般人見到四大格也會劃四注的,盛惠$20。而你不想自己動手填飛,亦可到窗口付$20要一張「電腦飛」,電腦便會替你劃四注,而四注裏可能有又可能冇數字會重覆。買電腦飛的好處是電腦比人腦更隨機,不會每次也是填你的生日日子(若你每次也選自己的生日號碼,有甚麼可能選中49?)。

  複式
  就是選七個或以上的數目字,再窮盡所有六個字的組合。數學上用 nCr 這個涵數來計算組合的數目。例如你選了十個號碼,那個便有
  10C6=210 個組合了。10 和6 如何得出個210?這是數學上二元方程係數的問題,可以用巴斯卡三角形找出來,如這個例子,用十個數目字窮盡六個數目字的組合,便在巴斯卡三角形裏從上數起第十一行(以「1」為第一行,第十一行是以「1 10」開始的),再從左數起第七個便是210 了。簡單的就是提過的nCr 涵數,n 是有多少數字,r 是每個組合有多少數字。
  最簡單的複式是用七個字,可以在馬會拿「複式」票,在右手邊那一欄選七個數字,到櫃位付錢(七個數字複式是$35)。同樣,複式也可請電腦代勞,到櫃位說要一張,say,「八個字電腦飛」(當然,你也可以要七個字或九個字或任何大過七的數字),八個字電腦飛要$140。

  膽拖
  膽拖其實都是複式的一種。膽就是不變的,拖就是組合的。你可以選幾個號碼做膽,膽的數目最少一個數目字,最多五個。選好了膽便再選一堆數目字來「拖」。例如你選了四個數目字做膽,再選七個數目字做拖,那麼投注的時候,每注也會有你選來做膽的四個數目字,剩下來兩個需要湊夠六個字的兩個空位便由你所選的七個數目字窮盡所有可能,這個例如,在七個數字裏選兩個,有 7C2=21 個可能,你這張膽拖飛便要$105。

  收錢
  六個號碼全中了是頭獎,5.5 個是二獎,那麼中兩個字是甚麼獎?答案是那是九獎,但是沒錢收,因為要中最少三個字,即是七獎,才有錢收。寫此post 之時,四獎(中4.5 個)至七獎(中3 個)的派彩額都是固定的。頭二三獎的獎金便要視乎每一期而定,若果沒有金多寶的話是五百萬。

  以上基本上已說完了關於六合彩的。馬會網站也有關於六合彩的資料。或許你會想知道那一間投注站賣過最多頭獎飛,或前幾期攪出了哪幾個號碼,在馬會網站便找到類似資料。

  怎樣買法才保證有錢收?
  由於只要中三個字便有錢收,那麼我們只要選三個數字做膽,然後「串勻」剩下四十六個數字(大包圍),這樣一張飛便可保證有錢收。這樣買法有兩個特徵:

  1.  保證有錢收,最少,亦最有可能,收到$400。
  2. 把需要選中來中頭獎的號碼數目由六個減少到三個,即是說只要你的三個做膽的數目字也中了,你便中頭獎。

  代價?這樣買法,共有15180 個組合,需要$75900。
  這樣買法,一定有錢收,有七個收錢可能性,由最易到最難,最少到最多:

  1.  膽中0 個字,即是攪出來的六個數字全是拖,這樣便串了6C3 = 20注,實收$400
  2. 膽中0.5 個字,正式的六個數字全是拖,共中20 注,但這次中的是六獎,實收$3200
  3. 膽中1 個字,10x40=400注七獎,10注六獎,10 注五獎,實收$12,800
  4. 膽中1.5 個字,10x41=410 注六獎,10 注四獎,實收$113,600,回本。
  5. 膽中2 個字,4x820=3280 注七獎,4x41=164 注六獎,6x41=246 注五獎,6 注四獎,4 注三獎,實收$199,360 + 4 x(三獎獎金)
  6. 膽中2.5 個字,4x861=3444 注六獎,6x42=252 注四獎,4 注二獎,實收$1,760,640 + 4 x (二獎奬金)
  7. 膽全中,11480 注七獎,861 注六獎,3x861=2583 注五獎,3x42=126 注四獎,3x42=126 注三獎,3 注二獎,1 注頭獎,實收$1798720 + 126 x (三獎獎金) + 3 x (二獎獎金) + (頭獎獎金)
 事實上用「大包圍」式方法買六合彩是應該要學習的,因為這樣便可以低價用盡四十九個號碼,最平宜用盡四十九個號碼的方法是選五個膽,再大包圍,這樣便有44 注,價錢只須$220,當然這樣不保證有錢收,但這樣只要中兩個便有錢收($80),不像平時要中三個。如果你用這$220 去買十一張電腦飛,要有四注中三個字才可收到錢。
  分析過怎樣玩六合彩後,並不是鼓勵大家玩,因為這始終是博奕,純機率,靠運氣,但看看這些數字也是頗有趣的。大家仍然是應該努力工作的。且不要忘記,拎七萬六來跟何某的方法投注,最大可能都只是收到$400。若發現何某計錯數便請指正。

  今晚攪珠結果是頭獎兩注中,各得$34m。恭喜他們,不知是不是就是你?

hohuiran | 22nd Oct 2006 | 一般, 樵於書林 | (1127 Reads)

  剛讀完陳慧的「浪遊黑羊事件簿」。書的右上角有大大個「3」字,開頭也不以為意,但上網搜尋便發覺真的有第一第二集。但也不打緊,反正不影響何某弄清故事人物間的關係,也不會令情節不連貫。
  跟前一本看的小說相比較,陳慧的說故事技巧是高明多了。她懂得埋藏伏線,之後才把真相揭露出來--當然你會說凡小說和電影都是這樣寫的。但陳慧卻能夠揮灑自如的運用細節,甚至只要道出這些細節便連真正發生甚麼事也不用交待。
  還有一點令何某很喜歡的就是這故事是有明確的主題--人與人的關係。談到人與人的相處,這可不是天生出來便懂得的,而是在成長的過程裏慢慢學習和摸索,跟人開心過,亦被人傷害過,慢慢一點一點積累而成的。黑羊正是經歷着這個過程。她是大學生,在大學裏讀經濟,但因父母離異而掇學,而父母分了居,她便又搬出來跟朋友一起住。雖然她讀經濟,但掇學後卻是教畫為生。她的父母為甚麼離異?當事人自己也說不清楚,黑羊也不大了了。父母未離異之前一切也是該當如此的,但是事情發生後再看,卻原來自己卻未曾長大,還未懂得一段關係的可珍惜之處,待得她開始懂了,便想到可否做些甚麼把她們的父母再拉在一起。三個人始終是一家人嘛!
  黑羊搬出來後亦開始感受到男女之愛。她的好友阿脆心裏是喜歡在茶餐廳工作的石頭的,但卻死不承認,石頭知道她是嫌棄他學歷不好,但是當石頭在情人節約會黑羊時,阿脆卻又緊張兮兮。唉,愛一個人,管甚麼學歷前途?若覺得這不好,乾脆不去愛好了。而石頭和黑羊呢?黑羊只覺得跟石頭在一起很舒服,但卻沒有小說電影常常描寫的「心跳」的一刻,這算是愛嗎?若果拒絕了石頭的愛,那麼以後跟他在一起會否失去了那舒服的感覺?
  而令黑羊開竅的是在便利店做店員的方便姨姨。話說黑羊生日到了,卻沒人記得,這便令她想起,她以往的生日是怎樣過的?卻記不起來!一點記憶也沒有!出甚麼事了?方便姨姨便教曉了她,你想不起是因為你沒看清楚。要怎樣才看得清楚?要用心去看!身邊有很多人,很多事情,我們早已習慣了,不知不覺便變得沒心,要待到可能失去了才懂得用心去看、去感受。你有沒有用心去跟人交往?

  最後雖然黑羊仍是孤獨的過生日,卻是過得最有意思的生日。
  看過幾部陳慧的小說,從她那可說是成名作的「拾香紀」,還有「味道/聲音」等。她是擅於寫細節的,且往往有很濃的一份疏離感。但是讀她這本小說,疏離,仍是有,始終人是一個個獨立的個體,但是卻能感到一份人情。當人人也是孤獨的時候,互相走在一起便能夠找到溫暖。而一個人是要孤獨的。這是生命的default。若你能找到能相交相知的伴侶,是你的幸運。
  陳慧是香港土生土長的作家。這本「浪遊黑羊事件簿」寫得真的不錯,何某會找回第一第二集看的。
  「拾香紀」也有過舞台劇。劇演得怎麼樣已記不起了,只記得飾演九健那男孩的勉強智障,還有看完後那一場雨,何某打著傘跟她在雨中行...
  但一切已化為春夢,且早已夢去無痕,了無覓處。



  這是今天南華早報刊登在頭版的一幀照片。看到甚麼?有幾條韓文banner,又有幾十萬人聚集。這地方是北韓的首都平壤,數十萬人,其中有軍隊,聚集在一起,「慶祝」北韓成功核試。
  真荒謬。
  全北韓的人民也在捱餓,金正日卻不用錢來救濟人民而用來搞核武,況且外間仍不確定那是不是真的是核試(因為那次爆炸對比真正核試來說是非常小的規模),還有就是北韓是以核子武器來「要脅」(說是「求」應該更貼切)外國給予援助。這也值得慶祝?
  而這種荒謬在共產國家最常見。
  剛巧中國又慶祝了紅軍常年的二萬五千里長征,正是跟北韓的慶祝遙相呼應。

 


hohuiran | 19th Oct 2006 | 一般 | (1685 Reads)
  最新一期壹週刊以袁彌明(她也有blog)與男朋友(如果這個說法是正確的話,但觀乎她的眼神,確是有幾分愛意的)的親密照作封面。袁彌明曾參選香港小姐,選的時候已是不大不小的風波中心,更常是報紙八卦版的報導焦點(選港姐時),港姐落選後便成了無綫的藝員。
  先說一下壹週刊和那相中男士(林清泰Terrace,各位女士認住了)。相,是林清泰拍的,是兩人之間的最私事,怎會到週刊手中?那便不用懷疑,定是林清泰把相放離兩個人的圈子了--賤!而壹週刊,一貫的嘩眾取寵手法,務求不理是否真實,只要你俾錢幫趁。看內文並不覺得這是甚麼色情陷阱,只是袁彌明遇人不淑罷了。畢竟男女走在一起,親熱是很正常的。可憐袁彌明,何某覺得她也算得上是靚女(不知港燦兄同意否),卻遇上這等事情,而林清泰和壹週刊連半點憐香惜玉之心也沒有。
  這又令何某想到娛樂圈的「生態」了。現在的那些所謂歌星明星,唱歌做戲一塌糊塗也還罷了,戀愛事一塌糊塗便更令人看不過眼。諸君傾耳聽,電台和廣告日播夜播那星流行曲,十之八九也是關乎戀愛的,但是唱那些歌的有那個敢拖着至愛走出來大大聲的說愛?「四大天王」裏除了張學友之外,其餘也沒有結婚,是結了婚秘而不宣?還是只做情人而沒有名份?當然,有些例子是他們想保護他們所愛,特別是小孩子,免受傳媒滋擾,但當雙方都是圈中人,publicity 就是他們的工作,為甚麼就要收收埋埋?堂堂正正反而可以得到大眾祝福。
  除了張學友,還有陳奕迅,還有快修成正果的李克勤/盧淑儀。何某是頗欣賞他們三位的,在情愛方面(當然他們也唱過不少好歌)。愛一個人,跟她結婚生小孩,正常不過,如此看,他們便是這娛樂圈難得的正常人。其他人呢?許志安/鄭秀文、梁朝偉/劉嘉玲,他們的戀情,好像沒有正式的公開過,但是所有報刊也把他們當情侶來報導,全世界也知道他們是戀愛着的。何必偷偷摸摸?也有其他,即使結了婚生了孩子卻要弄個離婚收場,多是某一方不忠或是心思思吧,想到的就有王菲/竇唯(唯一一對以女方名字行前的)、李宗盛/林憶蓮,還有「吊鹽水」的林子祥/葉倩文。還未公開便要忙否認的例子更多,都是或有傳言,或被攝着,當時人也忙不迭走出來說沒有這回事。否認緋聞已是娛樂圈的「標準行逕」:方力申/鄧麗欣/鍾欣桐,鄭中基/蔡卓妍...
  但最令何某看不過眼的便是謝霆鋒/張栢芝。結婚,這麼兒戲,甚至連父母也瞞。怎樣看,這樣的一場所謂婚禮只是一場鬧劇,思想還未熟的人的玩意。遲點小孩出世了(不錯,何某相信這是奉子成婚。張栢芝也太大意了),他們能一起教養小孩嗎?養不難,教才難,他們能為小孩作個好榜樣嗎?
  這些在演藝圈打滾的藝人(古德明口中的戲子),為甚麼就這麼害怕戀愛?原因就是他們,還有他們的經理人公司,也認為藝人拍拖會「影響事業」,即是出碟沒人買,拍戲沒人看。這真的很可怕。何某也明白。而令他們有這種思想的,很不幸,是市場。但是近來市場已開始接受這一套:張學友成了迪士尼大使,陳奕迅把女兒照片作唱片封套。還不是沒有影響他們的事業?
  為了錢而沒理由地放棄、扭曲愛情,娛樂圈的這種戀愛心態真的要不得。一些兒戲、隨便的關係更要不得,就像麟李在演唱會所說的「一拖九十九」(譚詠麟的兒子身分只是「私生子」,演唱會嘉賓梁榮忠也是不檢點的人),在一百人裏隨機抽兩人出來,他們初看或許沒有甚麼關係,但是原來可以用一條戀愛鍊把他們串起來。對他們,何某只想教曉他們「羞」字怎樣寫。
  愛人不是罪,應該是光明正大的!

  港燦兄復出了。自從他說要停寫後,何某便每日也上一次他的blog,望他早日復出,亦希望他的眼睛早點復原,且變得更明更利。。燦兄復出,又有股評和靚女睇了。

hohuiran | 18th Oct 2006 | 一般, 表演/音樂會 | (915 Reads)
  昨晚去看了期待了很久的黃子華楝篤笑「兒童不宜」。
  之前曾說過看完詹瑞文後有點替黃子華擔心,因為大家都是單人匹馬在台上,但是詹瑞文卻是色彩粉呈,更精彩的是一人分飾多角,而黃子華的楝篤笑是沒有舞台佈置和音效等等的,會不會給詹瑞文比下去了?
  入到伊館,果然見到舞臺就是一個台,極其量只是一個講台,才幾十平方米,且兩邊是沒有幕的,不像在文化中心大劇院的舞臺可以做到一些舞臺佈置效果,甚至連一間中學的禮堂也不如。
  但不要緊,黃子華就是賣heart 的。雖然名為「兒童不宜」,且亦已先在報紙見到報導說有不少粗口,但是何某覺得是很溫和的啦。一貫的黃子華特式,笑話背後有深意。話題也很闊。但令何某感受最深的是他講關於男女關係的那一節。
  他說一個人最大的痛苦莫過於你愛的得不到,不愛的甩不到。這觸痛了何某。當然不是有女孩子死纏著何某啦,只是何某愛着一個女子,年復年,卻仍然感動不了她。怎麼說呢?何某活了這些年,最喜歡的就是她,亦跟她分擔和分享過不少,但即使何某付出再多感情和力量,卻仍只是Mr. Cellophane,永不心息的Sysiphus,但何某只是全情愛着她,又沒做錯過甚麼,為甚麼要這樣受罰了?心苦有三,曰貪嗔痴。常常想若果何某是一名出色的獵人,像Don Giovanni 那樣,豈不快活?真心去愛要受苦,無愛卻反得逍遙。昨晚聽到這兒,差點便忍不住,在滿館笑聲裏落下淚來。
  除了男女關係,黃子華亦提到勞資關係。當然是哲學層面,不是何某平時用來看世界的經濟學層面。全晚最有得着的是他對「求其」這種生活態度的大肆鞭撻,甚麼「過得人過得自己」、「船到橋頭自然直」等等會是廢話。這,又與一百年前胡適的「差不多先生」相呼應。當然,你會問,這樣得過且過不是很好嗎,至少沒有壓力。但是,「你」這場戲「你」才是主角,「你」是為「你」而活的。「你」便很應該為「你」而演得精彩。
  還有一樣,就是這個世界有沒有甚麼是沒有爭議的?他兜了一圈,發覺找不到,即使是「母愛」。
  黃子華楝篤笑精彩之處除了是預先計算好了的講稿外,當然就是他臨場「執生」的功力。昨晚有人在觀眾席大大聲的喊「爆房」,黃子華便即場拿來揶揄一番,且之後整個show 裏也不放過,這可是事前沒得準備的。他的急才,和駕駑舞臺的功力已足夠令人掏腰包買票。
  但是何某也有一些不滿的(回水!),就是他又用了「Marvelous」這個字--這個字已在之前的楝篤笑用過。何某會期待有新的口頭禪。或許他太喜歡這個字。若是如此,要年年也用這個字才有意思,才可成為phenomenon,黃子華的標誌。
  完結謝幕時,黃子華多謝了觀眾,亦說當然有人會不滿意,但奉勸那些人做人要豁達點,就當這張票是用來助養黃子華啦。這句當然引來滿場笑聲,但是何某想跟黃子華說句,何某很願意繼續助養啦,且千萬要讓何某可以繼續助養你啊!
  黃子華和詹瑞文誰較好?還是那句:大家都唔同,點比?

hohuiran | 15th Oct 2006 | 一般, 經濟淺見 | (4593 Reads)

  無綫電視最近兩個星期天所播的「星期日檔案」探討了公平競爭法,並播出了不少澳洲的個案。現在的電視劇集越來越不可觀,劇情無新意,演員演技不高,新人更是木口木面,題材縱廣,也少能引起共鳴或製造張力。難得的是那些時事節目仍有水準,是清流,這兩集關於公平競爭法的星期日檔案何某便很喜歡,亦很久沒有電視節目能令何某看完一集後期待第二集。
  本來上星期已想寫關於公平競爭法的,但因為還有下半,結果待到現在才寫。期間大腦電波兄已有post 談這題目(何某是在sinablog 的推薦見到的)。但大腦兄是IT 人,文裏未見一些較經濟的分析,而文內主要都是星期日檔案的內容。這裏略談一下何某自己的想法。
  今期信報月刊有一篇「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名譽會長楊志強所撰名為「香港需要公平競爭法」的文章。文章裏提到汽油的例子,說油商只提供優質汽油是壟斷,令用家不能選品質較次但較便宜的汽油,但何某認為出售優質不只是商業考慮,也有環境因素,更有安全因素,劣質汽油辛烷值較低,汽車較易有拋錨或是運行不順的情況出現,若是在高速公路突然拋錨便危險了。
  何某其實在看星期日檔案之前也覺得公平競爭法是沒有甚麼需要的:做生意要賺錢其實就是向「壟斷」的路走,而這個壟斷是指你開發了一樣競爭對手沒有的產品,或產品做得較出色,又或是研究出更有較率的生產方式,使定價有優勢。簡單的經濟學完美競爭市場(Perfectly competitive markets)模型告訴我們在完美競爭的市場有如下特徵:

  •  產品的售價就是等於成本,即是市場供應者沒錢賺(此處假設各生產商的邊際生產成本曲線是一樣的)
  • 需求彈力無限大,即是價錢降一點點已可吸走所有需求,價錢稍高也會沒生意
  • 各生產商沒議價能力,因為價錢稍高沒人買,稍低便會賠本

這就是說,在完美競爭市場,市場裏有大量供應者做着無利生意。因為市場大,各供應商便會想盡辦法在生產上佔有成本優勢,而這追求優勢的動力便是把企業推向壟斷的動力。反壟斷便是阻止企業想辦法改善生產程序。
  另有一個簡單模型,名叫oligopoly 寡頭壟斷,就是市場只有幾間企業,或這幾間企業已差不多霸了全個市場。這個市場其實沒甚麼特別,唯一特別之處是這幾間企業可以很容易一起把價格提至高水平,而這個在需求彈性較低的市場(如汽油等一些必需品市場)影響便特別明顯。記得當年在經濟學教科書裏讀到很多地方也視這種合謀定價為犯法行為:原來香港沒這法例的嗎?
  看了這兩集星期日檔案後何某更了解供應商合謀不競爭對消費者的影響。節目裏例舉了七種違反公平的行為,但何某沒來得及記下,剛巧楊志強所撰的文章也列舉了七種,便引如下:

  1. 操控價格
  2. 串通投標
  3. 分配市場
  4. 設立銷售及生產限額
  5. 聯合抵制
  6. 不公平或歧視性準則
  7. 濫用市場支配地位
何某單看這七個項目不知清楚這些行為可以怎樣清楚界定,又或是有何壞影響(分配市場?)。wikipedia 裏列了五種。而在香港,推行公平競爭法最力的是湯家驊,在他的辦公室網頁便有研究文件,內裏例舉了四大項八小項違反公平競爭的行為。
  在星期日檔案這節目裏,播出了一些外國(主要是澳洲)的一些違反公平競爭的案例,有一些真的很卑劣。例如一個個案是一間連鎖超級市場(在澳洲的,百x別忙不迭對號入座)發現在它對面有一間小麵包舖以較低的價格出售一款那超市也有出售的麵包,便施壓力給那麵包供應商怎麼以低價把麵包供應給那小麵包舖,威逼那供應商向小麵包舖提價,但供應商不就範,結果那超市便在貨架把那供應商的麵包抽起,最後供應商承受不了這壓力(貨品不能在超市出售帶來損失)而屈服了。
  又有另一個案,一間超市開在雜貨舖隔鄰,為了令那雜貨舖結業,超市不惜減價搶客,最賤的是長期虧本出售,它有的是錢,承受得了這虧損,但雜貨舖便不能長期以蝕本價跟超市鬥,結果做不下去。超市成為獨市後,那低價還得復見?別天真了。而你以為這情形只在澳洲發生嗎?當你在百x買東西,以為很便宜有著數的時候,其實很多小競爭者已結業,經過這麼多年,百x已佔了市場的絕對領導地位,已沒有了低價這回事,那些甚麼格價專員全是促銷手段,當然還有屈x氏,它們所標榜的最低價其實很多都是高於街市藥房的,只是它們廣告攻勢強勁,令你懶得自己格價罷了。何某不是信口雌黃,消委會也發現超市近年貨物格的平均升幅也是很可觀的。也有另一活生生例子,在節目裏提到的,就是當年蘋果速銷以低價及送上門做招徠搶百x的生意,最後結業了,不是因為沒有生意,而是百x對供應商施壓,使供應商不敢向蘋果速銷供貨,令蘋果速銷的貨物種類比它們少,結果客人不再選擇他們,最後便要結束。而當蘋果速銷結束後,百x提供速遞服務的最低消費便提高了。
  立法規管一些反競爭行為是有需要的,但是要很清楚考慮甚麼要管,甚麼不要。說過了,企業做生意總是想壟斷的,而追尋壟斷過程,例如開發更好的產品或是提升生產效率使價錢降低等手法其實是對消費者有利的。何某認為界定反競爭行為一條準則便是對消費者有沒有損害。例如串通投標(圍標),有份參與投標的合謀提高入標錢,使中標者的標價也要較市價高,然後再把這差價均分,亦議定輪流中標。初看這沒有問題,只是價錢高了點,但是當有圍標發生,串謀者議定輪流中標,這便保證他們有生意做,而這生意是保證了的,價錢也有保證,為了利潤更高,他們便會傾向以劣質產品交貨。反正這不影響收入和下次中標的機會:議定了的嘛。
  又例如超市威脅供應商必須以高價把貨物供應給競爭對手,否則便不再向供應商要貨。這樣一來,如果供應商向超市競爭對手提價,那對手的客人便要捱貴貨,若果超市不再向供應商要貨,超市的客人便少了選擇,這樣消費者總是較之前感受差了(worse off)。
  談談超市。超市是頗為有趣的一種商舖,因為他集合了各樣貨物,同一樣貨物有不同牌子,即是把一種貨物的幾個競爭者放在一起。這樣做可以減低消費者收集市場訊息的費用。這種模式也使超市可以對供應商施加壓力:少了一個牌子對其他牌子有利,而因為各牌子之間是競爭對手的關係,便很難聯合在一起對超市施加壓力。而超市議價能力是相當高的,因為它要貨量大。這種模式其實對消費者有利,因為把所有東西集中在一起,消費者可以很方便買到所要的東西,不用去很多地方才買齊。而因為超市有議價能力,便可以把價錢壓低。但若超市入了魔道,利欲薰心,損失的將會是消費者。
  何某關注甚麼行為會納入不公平競爭法的監管範圍內。例如捆綁式銷售(bundling)。這是很常見的一種手法:你買壹週刊只看關於時事那本,卻一定要連八卦那本也一併買下來;你的電腦裝了Windows,你是Firefox 擁躉卻被逼要有ie。這是綑綁銷售。但是若果屋苑的管理公司強逼買家只可使用某一家電訊公司呢?這也是綑綁銷售。兩者有甚麼分別?大概就是壹週刊價錢是二十元,而一層樓價錢閒閒地也要二百萬。怎樣較科學地辯別甚麼樣的綑綁式可以,甚麼不可以?何某以為被綑綁的是相似的種類可以容許,像買樓不能選電訊公司這樣便不算是同一類。或許湯議員的研究報告有提及,但何某不及細看。而何某認為另一立法的準則便是「活化」(utilize)市場,像買樓搭電話這件事,你有權綁着一起銷售,但亦要有讓買家不要的選擇,且像現在強逼在管理費收取電話費用的方法更應阻止。
  樓、電訊、碼頭(貨櫃碼頭也有反競爭行為)、超市...這,又令何某想起那句「不義而富且貴」了。

hohuiran | 14th Oct 2006 | 一般, 樵於書林 | (2469 Reads)

  

  昨晚去了中大讀書會的一個城中讀書會,由謝安主講麻衣和柳莊相法。謝安形容他說關於相法是替中國文化作一次小招魂(「為中國文化招魂」是余英時關於錢穆的說法,想深一層,這說法不無唏噓),因為相法曾幾何時是中國文人不敢宣之於口甚至出聲討之卻又暗地裏稍事涉獵更不泛相學高人,例如杜牧便是口裏討伐相學,卻又在自己的墓誌銘寫著自己的相只有五十多歲命,他又真的過不了六十,而這種睇相文化已失傳了,想買麻衣柳莊的相書已很困難,因此謝安要招這個睇相魂回來。
  中國最早的相書可以追溯到漢朝。這本書其實是已經失傳了的,但是在敦煌又發現了它的踪影。此書名叫「許負相書」。而中國歷來相書種類也不太多的,但是相學卻跟文人有不大不少一點淵源,因為讀書人要考功名,少不免要占個卦或是看個相,而當考不上的時候成為看相先生便多少是一條出路。許負相書之後,最有名的相書便是麻衣相法和柳莊相法,而麻衣柳莊亦成了相學的代名詞。
  相書準不準呢?科學一點說,相學是一種歸納法,就是面相看得多了,又發覺一個人的相跟他的際遇等等有所關連,而當未來是不可知,人又想去知的時候,以面相來作種種推測便又是自然的了。
  但是歸納法也有它的缺點,這在科學界哲學界已有很多的討論。最簡單的就是歸納法是從過去來判斷未來,例如過去一萬年一億年太陽都是從東面升起的,所以我們相信太陽明天也會在東面升起,但是再過百億年之後,太陽也老死的時候,便再沒有太陽在東面升起這回事。而羅素(Bertrand Russell)便舉了個很生動的例子來評擊歸納法:你飼養一隻小雞,一天天過去,每天你也餵飼它,它也每天都期待着你的飼料,它一天天長大,又怎會料到你有一天會殺掉它?
  面相把一個人的臉分為三部分,額頭至眉毛是上庭,主人少年時,眉眼和顴骨和鼻是中庭,主中年時,鼻以下(即是人中)就是下庭,所以如果一個人下巴長長,可別笑他是馬面鞋揪,這可是老來有福氣。
  那麼既然注定我命中貧賤你命中富貴,那就是否表示我們甚麼也不用做呢?對此,中國的相學分成兩派意見,一就是命定論,命中如此,你是避不了的。另一派是雖然命中已注定了一生命途,那麼當順勢時便要「有風駛盡(巾里)」,逆境時便當迴避,明哲保身。頗暗合於「時行則行,時止則止」。
  而睇相有些是很準的,例如當你看見一個人他的眉心有「川」紋,說他是經常憂心忡忡的雖信會很準。但是睇相有一點很重要是要看整個相的,就是各個部位跟自己的面相作一個比較,就是不應把你的鼻跟李嘉誠的相比較。而談吐和言行舉止也是相的一部分。曾國藩也是相人高手,他就說過:「邪正看眼鼻,真假看嘴唇,功名看氣概,富貴看精神,主意看指爪,風波看腳筋」,若拿這幾句到現實中來又是跟現實很肳合的。你看有錢佬總是一副精神奕奕的樣子,當然你可以說「他吃得好住得好嘛」,但是不能否認的是真的很少見到頭耷耷的有錢佬的,而當一個人背運的時候,又真的是氣息不太好,又灰又黃,一副落水狗神情。而歷史上亦有相與命不符的,例如汪精衛,他的相是一流的(根據謝安所說),結果?他成了最大的漢奸。
  一個人閱歷廣了,見人見得多了,便不多不少是個相士。也不需要特地去找睇相佬了,他們的一套是行走江湖用的,總不會錯(唔...小姐,你的指甲軟,你定是很心軟的吧...)。而即使學懂了看相,也很忌給朋友看,因為準與不準也會給人家一點心理壓力。而不管你看相有多神,也不可以相自己的,因為即使你可以看自己的照片,但觀察不了自己的談吐、氣息等。若你問何某怎對待「看相」這回事?我會說,未來總是自己把握的,沒有藉口不去努力。面相差如何某的你,別灰心,努力啊!

  中大的讀書會是對外開放給公眾的,所選的書本範圍也很廣,亦有不少名家作嘉賓,而城中讀書會是在金鐘美國銀行中心中大校外進修學院舉行的,都在星期五晚,誠意推薦給各位,可增加一點書卷氣,且有入門導讀,可增加自己的興趣。有興趣的不妨先在它的網站留下名字,好讓他們作統計。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