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ohuiran | 14th Aug 2007 | 一般 | (2553 Reads)

  這天經過書局,本想找崔少明的《火紅芝大》看看的,不料卻發現了另一本書,名為《玩世不恭》,書的作者也是叫做「何許人」。但那人並不是何某。那本書是他的blog 結集,開在Yahoo! 那邊(也不妨送他一條link)。

  書名《玩世不恭》,大概是自資出版的,但看下去卻沒甚麼可讀之處。最重要是原來他的blog 開得較早。何某開這blog 時並不知已有人用了「何許人」作名字。現在發現了,免得人家以為那書是何某出的,決定摺blog。

  有一點很氣人,就是他中文名叫做「何許人」,英名卻叫做「Nowhere Man」,完全是牛頭不搭馬嘴,他卻說兩個名字是天生一對。「不知何許人」是不知那人從哪裏來,「Nowhere Man」卻是不知要哪裏去,迷失了。

  這十一個月經營的blog 就此關掉,多少有點可惜,且早已準備好下個月周年誌慶要換新裝。現在全都可免了。但blog 海每天還不是有舊blog 關、新blog 開?何某早已有另起新blog 的念頭,只是沒關這blog 的打算。若果MySinaBlog 不會因為inactive 而刪掉這blog 的話,之前的東西仍會留住。有緣的話,當可在blog 海再會。

  不知這是不是《Why We Blog 點只日記咁簡單》所選百blog 裏第一個摺的,但想來這個摺blog 理由也夠特別和充分。就讓他繼續make all his nowhere plans for nobody,而何某便後遂不復至。



hohuiran | 9th Aug 2007 | 一般 | (1740 Reads)

  明月千里寄相思。

  明月最能寄相思。

  當你抬頭望着一輪明月,遙知他抬頭看着的是同一個月亮,相隔的距離感覺上倏地減少了。古人的這種感覺特別強烈,因為他們不知道腳底下很遠很遠的那些人同一時間看到的是太陽,於是以為全天下的人都是同一時間看見月亮的。

  身處地球亦最可託明月寄相思。若果地球沒有月亮的話便不能託付,若果不只一個月亮的話亦是託不了,否則抬頭望着月光,正想着他可能也在望同一個月亮地衛一,但他在這麼遠,看到的該是地衛二,甚麼興也掃光了。因此,地球人是幸福的。

  千百年來中國累積了不少詠月的詩詞。其中佼佼者是李白。常說寫詩要別才,李白正是天生出來寫詩的。讀他的《月下獨酌》,竟寫下「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之句,把月亮看成是可邀請的人客,實在是巧妙,一個人一下子便變成了三個人,登時熱鬧起來。但月亮畢竟是月亮,並不飲酒,因此之後便有「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之句。月下獨酌,畢竟是寂寞的。

  巧思不只這首。他的另一首《古朗月行》:「小時不識月,呼作白玉盤,又疑瑤臺鏡,飛在青雲端」,反見童趣。實在小時候怪念頭多多,也不記得曾把月亮想像成甚麼,只知道月亮總好像在跟着人走,很有趣。李白還有其他有關月的詩句,如「青天有月來幾時,我今停杯一問之」(這句問得有點笨,逢十五月圓,何須問?但讀來卻很豪氣)、「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長安一片月,萬戶擣衣聲」等,當然少不得這句「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了。之後的蘇軾,寫下「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之句,感情真摯動人,為千古傳誦,更成了託月寄相思的代表作。相隔千里,有甚麼較知道他一切平安無恙更令人安慰?

  總謂「外國的月亮特別圓」,卻其實外國的月亮該是特別陰森。他們的人狼就是看見滿月而變身。早前美國人更把一名科學家的骨灰撒上月球,那些鼓吹集體回憶之輩實該反對一下,畢竟月球不是美國人的月球。而中國的月亮,住了嫦娥,還有吳剛陪她,有桂樹一株和名搗藥的兔子一隻,雖然嫦娥是被罰住月亮,但較諸人狼還是可愛多了。因此,「月是故鄉明」,還是中國的月亮美。



hohuiran | 8th Aug 2007 | 一般 | (1151 Reads)

馬力

  昨天才聽到馬力病危的消息,今天竟已病逝了。真的很突然。向馬力的家人說聲節哀順變。

  想不到數月前他才精神奕奕的說六四沒屠城,今天卻已不在了。還以為他是返大陸避風頭,卻原來是養病。

  吊詭的是他這幾個月養病期間受到不少精神負累,就是他的六四言論給他的壓力。不免令何某想到一個字:報。何俊仁說馬力的六四發言不似是他的意思,但又聽說馬力私底下是好辯的人,也不知孰真孰假了。但現在他已去世,也無謂再在這事上蹭磨了。倒是他的立法會位置重選是大事,個人意願是不想這補選位置再落入民建聯之手。聽說葉劉淑儀會參加補選,何某是放長雙眼看她選不到的神情的。

神童

  會考今日放榜,焦點是一名考獲九優的十四歲資優生。這真不容易,因為她(是女孩子。男孩子又一次被比下去)讀的是中中,且不屬傳統名校。

  蘋果日報把她說成是神童,怕是太抬舉了。這世代,才子、才女、神童之名發得太濫了,那些有幾分姿色的歌手拍幾張照出一本有圖沒字的書就說是才女,現在這次資優生十四歲取得會考佳績何某也以為擔當不起「神童」之名。一來會考九優十優年年有人考到,她只是做到時年紀較輕而已。

  或許何某這樣說是刻薄了點,但不是無矢放的,因為何某其實有點擔心。每當聽到看到甚麼神童之類,第一時間便想到《傷仲永》這篇文章。王安石這篇文章就是說一名天才兒童最後竟成凡人的故事。現在這名十四歲資優生被傳媒追捧,只願她不要自滿,仍舊努力學習。而她說想循尖子途徑入大學,何某是贊成的。大學才有這環境培育,中學各方面的限制太多了。何同學(哈,何某與有榮焉)現在十四歲,是較仲永的五歲大得多,性格思想開始成形,好好努力當可成大器。

  何某心目中的神童不多,Stephen Wolfram 是一個,莫扎特當然是另一個。難得的是他們大個以後都一直作出重大成就,莫扎特到死都仍在創作。就讓何某播一下莫扎特最早的作品中的一首,感受下當年五歲的莫扎特所作的音樂吧。

颱風與空氣

  香港迎來今年第一個颱風。印象中過去兩年都沒有掛過八號風球,今次該打得成了吧?

  有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就是今天的空氣很差。走在中環,只覺四周灰濛濛,但那不是霧,而是smog。

  何某的理論是平常吹的是南風,今次因颱風而吹北風,把大陸的空氣污染都吹過來。可想而知珠三角的空氣污染是多厲害。近來北上過的都應該感覺到。



hohuiran | 7th Aug 2007 | 一般 | (1852 Reads)

  愛的把手,多溫馨的一個詞。

  想像一幅圖畫,男的搭着女的肩膊,女的把手從後攬着男的腰肢,手剛好捉着他那愛的把手。

  沒錯,「愛的把手」就是男士腰間的胃腩,亦可稱「士啤呔」。愛的把手的位置實在妙,剛剛好可讓手握着。

  想談這愛的把手,因為發覺自己肥了。剛有一條新褲,二十八吋腰,以為會有鬆動,怎料穿上身卻是非常之窄,勉力縮起肚皮才扣得上鈕。各位能明白那種震驚嗎?這二十八吋腰代表了何某的倒三角形開始變形了。更可怕的是何某知道肚腩都是脂肪細胞,吸脂力特強,一旦成形便很難減。隨着士啤呔而來的更可能是一連串的健康問題。太可怕了。

  男士的三大中年危機--脫髮、不舉和肚腩,脫髮沒得理,不舉還有藥醫(最近見威而鋼的廣告:It is HARD to believe),肚腩便是最大的考驗。需要持之以恒,適量的飲食(這個何某做到吖),再加上適量的運動(這個便做不到了。想當年,每天打幾小時波的)。

  從今起,明知效用不大,仍決定每天做sit up,減細胃腩,重新輕鬆穿我的廿八吋。



hohuiran | 5th Aug 2007 | 一般, 與眾樂樂 | (1133 Reads)

  有一款電話,內置了一些古典音樂作鈴聲,其中就有聖桑《動物嘉年華》的終曲。

  聖桑是法國作曲家,最有名的作品該數這首《動物嘉年華》和《骷髗之舞》,雖然他也很努力寫其他較嚴肅的音樂類別如交響曲和協奏曲等,但還是這兩首最受歡迎。

  這首《動物嘉年華》是一套組曲,最適合作為古典音樂入門之用,因為是描寫動物,較容易理解。說的當然就是動物嘉年華,內裏描述了不同動物(生和死的),共有十四個樂章,依次序是:

一、序曲:獅子的皇家軍操
二、雞
三、野驢
四、龜
五、象
六、袋鼠
七、水族館
八、長耳怪物
九、幽谷唂咕(cuckoo)
十、鳥
十一、鋼琴家
十二、化石
十三、天鵝
十四、終曲

  用作鈴聲的就是終曲。終曲一開始是重現序曲的引子,然後再一次檢閱嘉年華的動物,歡欣熱鬧。整首終曲才兩分鐘,完結後還真是有點意猶未盡。

  這套《動物嘉年華》受歡迎是應該的,不但音樂描寫貼切生動,還很幽默。例如《龜》這樂章,音樂是Can Can,就是常看到一排女郎踢腿跳舞的那首,但音樂卻在低音以超慢速度,聽上去還有點freaky,以這種方式來表現龜想參與嘉年華但舞卻跳得希奇古怪,實在是巧妙。《幽谷唂咕》以鋼琴(這套曲用上兩台鋼琴)來描繪樹林,偶爾傳來唂咕的鳴聲,竟是唐詩「鳥鳴山更幽」的意境。《天鵝》一段以鋼琴來描繪湖上金光閃閃的漣漪,大提琴奏出幽美的旋律,是天鵝美妙身段。

  最有意思是《鋼琴家》。樂章是鋼琴在彈scale。學過鋼琴(其實是所有樂器)的人都知道練琴必練scale,共有十二個,且有major 有minor,完全是機械式,但又不可不練。《鋼琴家》就是描寫情形,而樂曲中的鋼琴家練scale 練得久了,越彈越快,開始有點兒瘋癲,然後樂隊漸大聲的來一個natural minor chord,樂風一轉,竟然便是化石(這「化石」的旋律出自聖桑的《骷髗之舞》)!鋼琴家練scale 而成了化石!網友中不乏鋼琴高手(如古思哲寧靜),不知他們有否變成化石的感覺?


  今次選的是Dutoit 帶領London Sinfonietta 的錄音,但彈鋼琴的不是Argerich,而是Rogé 和Ortiz。很好的一個錄音版本(在Decca 網站內沒有這CD 的專頁,便找來這連結),一般介紹聖桑這套音樂的都會推介這版本。


hohuiran | 4th Aug 2007 | 一般 | (1148 Reads)

 

   開估。這三幅圖都是尖沙咀。

  相片來自八月號《明報月刊》內「驀然回首」專欄。此欄目專刊登一些香港老地方的照片。主持這專欄的是朱維德,即是電視台那資深主持。自從《明月》有了這欄目後,它便成了何某很喜歡的專欄。

  今期說的是尖沙咀。尖沙咀原名香埗頭。先看第一幅相,是否知道是尖沙咀哪處?那是廣東道跟梳士巴利道交界,左邊是現在的星光行,右邊現在是地盤。且看它起得有多高。曾寫過這地盤內根不着地的樹

  看中間那幅圖,有誰知道、想像到尖沙咀從前是沙灘?這相是坐東向西拍的,那沙灘大概就是現在的漆咸道吧。

  再看最後一幅圖,圖內中間位置一尖長建築物就是尖沙咀鐘樓。它原本是守護着火車站的。右邊那建築物你道是啥?那是半島酒店。它見證了尖沙咀百多年的變化,亦望着維港對岸太平山的山脊線變得斷續。

  真箇是滄海桑田。看這些相片,是人影也不多一個,當時又有誰想到會變成現在廿四小時興旺的尖沙咀? 



hohuiran | 3rd Aug 2007 | 一般 | (1280 Reads)

  會考放榜,電視新聞報導了報評局新的分績分級方法,英文科的課程合併和中國語文科的課程改革。

  聽完後不禁破口大罵。英文科還好,中文科真的越變越差。

  會考英文科一路以來都分開課程甲和課程乙的。課程甲較容易,它的A 等於課程乙的C。現在把這兩個課程合併,早該如此的了。課程甲的目的是想製造多些ABC,但即使考得好也只是次等,人家看見是課程甲的,即使是A 也心中有數是次一等的了。一位課程甲考A 的學生,縱使他的能力相等於課程乙的A,但考試成績並不能反映這一點出來。合併反是好事。政府應明白,考試不是製造成功者,給考生們安慰。考試的目的是分門別類,若一名考生是讀書的材料,考試要能把這些讀書出色的學生篩選出來。若果一百名考生裏有一百名取A 的話,考試有何意思?同樣重要的是,若考生不是讀書材料的話,可早點讓他知道。這世界不只是讀好書才可出頭,不讀書考試,走其他路亦是一片天空。

  關於英文還有另一件事,可說是笑話。話說政府推行母語教育,但又給英中地位予百多間學校。這便自然分了層級。一個side effect 是報考英語課程甲的人數以倍數增加,考課程乙的卻大幅減少。無他,考生自覺英語差。當年推行母語教育,不是說連英語水平也可望拉高的嗎?

  對此,何某的看法是讓市場決定,讓他們自主用甚麼教學語言。若問何某選甚麼教學語言的話,何某會答用英文教材(中文科例外),教師講課則中英夾雜。用英文教材當然是現實需要,全世界做學問的,不論哪科,都以英文為最主要語言,若不從小習慣閱讀英文,將來會吃虧。那為甚麼教師該中英夾雜地教?很簡單,教材是英文,但廣東話才是老師和學生的母語,用母語講解,老師不用結結巴巴,學生也聽得明白。遇上一些專有名詞才說英文吧。

  當學校有自主權用甚麼教學語言後,那些名校大可全用英語授課,而中中若果認為以中文授課對學生更有益的話又有何不可?考試成績自會說明一切。

  至於中文的改革實在是不知所謂。會考的課程會改變,完全沒有範文。或許不是完全沒有,但要看教的老師了。(按此看課程指引

  這是甚麼道理?讀中文沒有範文?真的是很奇怪的現像。現在學校,設施齊備,又要弄些IT 之類的,但教語文卻沒有範文,情形就像請客吃飯,碗碟放滿桌,但全是空的,吃甚麼?吃個屁。或許政府有一思維,就是背誦是壞事。但實情卻是,學子都年輕,記憶力好,實在該多些背誦。這個何某感同身受,現在記憶力差了,想背些詩詞都記不到,但小時候背的很多都仍記得,還恨當年為甚麼不背多些。只是當時沒師傅指導來背,不然能令記憶庫充實一點(中學讀的是基督教學校,當年也背過些「金句」的,還好忘得七七八八,沒佔據腦裏位置)。小時候多背誦,是終生受用的。

  別讓高官說何某只管罵卻沒建設性,便作點建議。會考課程的範文該整理一下。一些較淺和較短的古文和詩詞,甚至該早一點背。至於會考,像《聽陳蕾士的琴箏》這些開始時便不該選。這首新詩遠不及《琵琶行》。還有就是該加進尺牘。尺牘是書信,歷來不乏有名的書信,太史公的《報任安書》就歷代傳誦。還有就是該學聲韻,至少懂得分辨九聲。這於詩詞太重要。至於考試形式,那些學校評核無意見,但核突的朗讀,取消吧。

  學生需要的是營養,不在於那些杯碟上的花紋有多好看。快添些有營食物給學生吧。



hohuiran | 1st Aug 2007 | 一般, 樵於書林 | (1561 Reads)

  這次只花了幾天便看完金庸的《金庸散文》。原因之一是這本書較小,可以放在袋裏乘車時看。

  看金庸這本《金庸散文》,感覺只有兩個字:博雅。金庸是杭州人,自有西湖的秀氣。再者他生於書香世家,有深厚的家族歷史,祖上也當官的,因此文筆清高,沒庸俗之氣,讀來相當怡人。

  又一次證明讀書真能令人知道自己無知,因為金庸在書內提到的書和電影幾乎都沒看過。或說他年紀較大,看的較多正常不過,但那些散文都是他年青時寫的,大約都是上世紀五十年代的文,即是金庸年青時已博覽群書,非我等凡夫俗子所能企及。

  讀他的武俠小說已覺其人學識淵博,能以歷史做背景,發展出一幕幕令人深印海腦的俠客氣概、兒女多情。看他的散文,述古論今,雖非嚴肅學述論文,仍覺他的見解獨到,縱是不少人覺得沉悶的歷史也讀出一股趣味來。那是一貫貫切其文字的感人功力。

  看看書內的文章分類:讀史、文趣、博覽、品棋、考古、觀影之一:西方文學、觀影之二:莎士比亞、看戲、遊記。其中佔篇幅最多的是莎士比亞。出乎意料吧?何某還未敢觸碰莎士比亞,但年輕時的金庸已能把莎劇的情節娓娓道來。但不論談甚麼,他都很在乎要能「感人」。

  看過金庸的散文,該知道為甚麼他的小說寫得那麼好吧?因為他吸收了中西古今的文學營養。這真的很重要。我們常說創新,但不知舊如何創新?知舊這步驟很重要,因為若不是這樣,你以為是新的很可能早已有人想過,並無新意。且先人已想過這麼多精彩的劇情故事,偷他們一點已可為自己所寫生色不少。

  書後有一篇附錄,說他的俠義精神如何形成。這很重要,是金庸心路的一次剖白。文內他說讀巴金很受到啟發。巴金的《家》何某也看過,但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整部書總是哭哭啼啼。但《家》的時代已離我們太遠了,同一部書,金庸小時候看便為他帶來很大的衝擊。畢竟時代巨輪不斷在轉,《雷雨》也催不落觀眾的眼淚了。 


  下一本書決定看《香港股史1841-1997》。鄭宏泰、黃紹倫著。書很大很重,但仍會帶着坐車時看,因為想快點看完。 

  未看書已有一點遺憾,就是書只談到1997 便停,98年政府入市也已沒談及。以一本2006 年出版的書來說真的是大不足。希望續史快點出版吧。



hohuiran | 31st Jul 2007 | 一般 | (1300 Reads)

  昨天談港男,有網友留言說吳彥祖也開始秃頭。

  秃頭真的是男人夢魘。

  Heaven forbid,何某還有足夠頭髮,不用搭橋過海。但髮線仍無可避免地往後移,移動速度恐怕及得上那些冰川,這些頭髮還能保多久真說不準。見過最慘烈的個案,是在大學時一位同學的頭髮已稀疏得像四五十歲,可憐他當時才廿十出頭。

  狡猾的商人,把頭髮描繪成追女仔的必備因素,更說頭髮稀疏會影響床第歡愉云云,務求那些生髮產品能好賣些。

  很奇怪,女人買東西着重過程,男人買東西着重結果,因此女人買東西是花三小時逛完整個商場才決定買甚麼,買的又多是唔等使的東西,男人卻是一早想好要甚麼,直接到那舖頭,花三分鐘選好,買衫甚至不用試,便交易完成。但若買的是生髮用品的話,男人卻變得像個女人,左選右選,最後全部都買回家,又發覺全部都無用,又要再找另一些。

  秃髮可分幾類型。

  一是M 字型,又稱「男士型」。或許因為髮線呈M 形,或許因為M for male。總是不可避免。

  二是Yoda 型。那是一座尖丘而瀑布環伺。頭頂都已光了,只剩側邊和後腦有頭髮,且都很稀疏。解救方法是把那些剩下的頭髮留長,再把頭髮從一邊梳到另一邊。是謂搭橋過海。新近亦有稱為「條碼頭」,不知過百佳收銀處時是否真能讀出些東西。這一型也可以Yoda 的日本遠親來稱呼--河童型。

  三可稱為麥加型或徐錦江型。兩種型都是全秃了,但是有分別的。麥加型代表鬼馬,徐錦江型代表猥瑣。建議是男人頭髮盡失後若年紀未到從心所欲不踰矩,或是有個孫仔孫女在身邊的話,切勿扮鬼馬,否則只會換來一句「乜你成個徐錦江咁架」。

  別看何某現在說來好像很輕鬆,實情是內心非常慄。更已成立「生髮基金」,用作以後購買生髮產品之用。聽聞有白頭髮的不太會甩頭髮,何某十多歲已有白頭髮,或許不會變成秃頭吧。又或許其實應該引刀成一快,瀟瀟洒洒的刮個淨盡,把買生髮水的錢改買頭蠟。

  不過,若各位有何留髮秘方偏方,也不妨留個言讓何某參考參考。



hohuiran | 30th Jul 2007 | 一般 | (2384 Reads)

  港姐才選完不久,港男又來選了。

  真想叫無綫摺了這兩個無甚看頭的節目。

  港姐還好一點,美色當前,單看港姐的少布泳衣還叫做有點可看。港男?即使脫光不脫光也不想看。

  看着那班選港男的,直想吐。成班都像是無知少年,金毛死o靚仔,在鏡頭前騷首弄姿擠眉弄眼。個個也不缺肌肉,只是看上去頭腦簡單,且怎擺姿勢也不好看。

  何某心目中的港男是如何的?身高要有返咁上下,不能太瘦,也不能太筋肉型。清爽的短髮,穿一身西裝,操一口地道英語,但跟他談中國的詩詞曲賦卻又能琅琅上口。年齡三十上下,有家底,最好只是打一分風流工,不用朝八晚十二的做驢仔,但若是專業人士也不錯。駕一輛波子,但又從不超速,因為性命寶貴,只有那些智力發育不建全的才會以為自己是車神。是海歸派,固然會落酒吧飲啤酒,但品紅也有一套心得。會玩樂器,且達至演奏級,但坐到橋牌桌上卻又能顯出他的智慧。當然會運動,但不是街場的足球籃球,也不是給老人家玩不用出汗的高爾夫,而是玩得累可坐在桌邊休息一下的網球。身邊不乏女伴,女伴常換不要緊,但要每個女伴也稱讚他是個君子。未婚,但不會因為queer 而令人以為他是同性戀。

  這樣一位港男,你說有多罕有?無綫年年找一班人來選,當中竟可有這想一名理想港男?才沒可能。這樣一位完美港男才不會去選那些低能港男。

  不說港男與港姐,一般的港男與港女比又如何?

  還是港女勝出。單看進大學的是女多男少已分出高下。連傳統是男多女少的醫學系也是如此,聽聞已到男女三七之比。

  還有就是港男總像是小孩子,永不長大,廿多三十歲仍整天在打機。難到返工以後的時間就只可打機?看書只會看漫畫和八卦雜誌,聽歌只會聽canto pop,看戲只看港產片...唉。將來生的小朋友叫這樣一個男人做爸爸?未來的香港靠這樣的男人來撐?真不樂觀。

  毛澤東沒幾句說話何某覺得對,唯有這句女人撐起半邊天何某覺得說得好。另外又想起杜甫「信知生男惡,反是生女好」的詩句,雖世殊事異,這兩句詩放在現代香港卻又不差。或許港女應該努力學好煲冬瓜,北上吧。(註:何某仍是available 的,不用北上找,哈哈哈...)



Next